老家

XIAO Qinghe
XIAO Qinghe
XIAO Qinghe
1067
文章
2
评论
2020年2月25日00:38:11 评论 376 1469字阅读4分53秒

(图上画红线内的就是我的老家,我的爷爷、奶奶、父亲、大叔、二叔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父亲与我、弟弟接着住了几十年。)

我的老家在安徽安庆长江北岸一个小山村,距离县城需要一个小时车程,交通闭塞,群山环绕。县城中最高山为天柱峰,海拔800多米,曾经被封为南岳,后被废。此山古称皖山,下有河古称潜水,安徽简称皖,实由此而来。余秋雨曾著《寂寞天柱山》,对天柱山的历代典故、文人骚客与天柱山的故事多有描述。

今天的山村已经焕然一新,不少农房已经拆除。原先定居在南山北面的农房全部被铲除,全部迁到小河边的公路旁,盖起了楼房。据说此项目有人捞了不少好处,村民所得补贴少之又少。但是,在村头上部分的农房没有那么幸运,部分在原址重建。当然,有钱人都是去县城、省城买房子、定居。

我家属于原祖屋的一部分,与好几家共用一个大厅,即供奉祖先、张贴天地君亲师、举办重大事件的地方。余英时先生曾撰文考证张贴天地君亲师之由来,据称可能肇始于北宋。我家老房子在西头,造型奇特,布局奇葩。从地基形状来看,不是正方形,也不是长方形,并且也只有四间房。职是之故,根本不可能就地重建。

有能力的家庭早已从老屋分出去,重新找合适的地基盖新房。由于是山村,想要找合适地基也是很难。我们想买下旁边的两间空房,与原先的房子形成长方形,可以重新盖房,可是人家不置可否,没有买成。

2015年5月份,弟弟车祸去世。我已经在上海大学工作了6年,按道理说应该可以为父亲尽孝,重新盖房,可是我于2012年在上海外环外买了二手房,虽然只有90平米,但花去了我之前的所有积蓄,还借了学校20万。所以根本无力在老家盖新房。

父亲也只能一直在这样的房子里住着。我们一家人在这样的房子里也住了几十年。最怕的是下大雨和刮大风。最讨厌的是没有任何隐私,后面邻居家房子的地基高于我家,对于我家的情况一目了然;东边邻居家房子与我家共用一道墙,一举一动都被听见。

之前因为博士论文后记的缘故,老家的一些年轻人认为我给家乡抹黑了,甚至对我非常愤怒。我当然不理解,我所写的都是我所经历的事实,又不是捏造,何来抹黑?正视自己的过去,有那么难吗?

当然,也没有人说支持我,或者安慰我,或者鼓励我;更没有人说抱歉。

村里适合盖房子的都是农田。后来我想在村里另外一个组的田里盖房子。这块田是我爱人家的农田。他们原先在镇里买了一块地基,想要去镇里定居。所以这块田盖房子就可以给我父亲住。

农村的事很难说。我们就被举报了,说一家只能有一块宅基地,我们在镇里有一块,然后又在村里盖,就不符合规定。当然,此事不了了之。后来又有人知道我们的想法,组长就出台规定,此块田盖好房子不允许给我父亲住。

我们出了5万多块,后来就放弃了,让爱人的哥哥继续弄。后来,他们也没有去镇里,房子盖好了就在老家住。但是我父亲仍没有地方住。

当然,有钱还是有办法的。可是我们手头也不富余。后来听说马路边上有人要卖房子,也就一间房子,包括地下室,总共两层三间。花了3万元,然后花了将近2万元装修,还花了2万多买了此房子后面的农田。原先他们组里卖农田是按每平米50元,甚至更低,我们买的时候是75,想要他们让价比登天还难。

其实,我们都是同姓,都是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可是,我们的传统是绝不在你困难的时候帮助你。大多数人认为你穷是因为你老实、没有能力,你活该。当然,也有例外。

现在,我父亲住在这间房子的地下室里。我们劝他住在楼上,他不习惯;因为地下室旁边就是农田,已经变成了一个院子,还是比较方便。我们也希望他能来上海,但老人家在山里一辈子,不习惯城市。他与我母亲离婚多年,一个人就这样过来了。

 

继续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