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景迁:沈福宗与十七世纪的跨文化之梦

XIAO Qinghe 文章收藏评论241字数 8356阅读27分51秒阅读模式

晚上好,我讲话会有一些英国的口音,希望大家能够听懂。

我二十岁的时候去美国求学,在耶鲁大学,通过我的老师,我发现了中国历史的乐趣。一个英国人,住在美国,然后在做中国研究。这样的情况不够理想,所以我的中文在今天这种场合下可能不够好,我只是想说我非常感动(有这么多人在现场),这是一个令我感到震动的时刻。

我已经退休有一段时间了。之前我到过我称为中国的“partial homeland”的一些地方,比如香港。60年代我到过香港,后来我的研究生工作有些是在台湾完成的,我第一次来中国是作为耶鲁大学代表团的成员之一,那是1974年。我已经退休有一段时间了,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出现在这里,不过我感谢到来的所有人。我听说甚至有人从广西来听讲座,这让我很感动。我从广西得到了很多历史研究的资料,对于雍正皇帝来说,广西省是一个令他感到棘手的省份,我在学生时代,对于康乾盛世非常感兴趣。一个国家有这么三个统治者,都有非常复杂的人格,这让我很震动。

我的讲座会用英文进行,杜华会为我提供一些纲要性的翻译。杜华是耶鲁大学的研究生。我感谢他在这次讲座中给我提供的帮助。大家能让我看看有多少人能听懂我的英文吗?好的,我将用英文进行演讲,杜华在过程中会给出一些概述。

再次感谢大家。我不会忘记这个时刻,这真是隆重的欢迎。我也想感谢牛大勇教授,他是我的好朋友。

沈福宗生活的时代

我们今天将会谈一个首先是令我感兴趣的话题,大约8到10年前,我对一个人物开始感兴趣。在学习历史的时候我们会突然喜欢上某些人,读他们的资料。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康熙对话,你可以和历史交朋友,你可以把你的分析建立在和这些人物的个人联系之上,至少我是如此认为的,你可以深刻的认识这些人。我今天就想谈这样的一个人物。

我们今天会做一个讲座形式的交流:我的第一个问题会给大家,这是个简单的问题,这里有多少人曾经听说过沈福宗这个名字?好的,没有太多人。沈福宗,在我们有的资料看来,是南京人。他留下的历史资料并不多,不过研究历史的最迷人之处也就在于了解某个人,了解那些之前的记载中不太准确的部分,寻找一些之前失去的信息。今天讲座的标题,我和牛教授共同商量的结果,叫做17世纪的跨文化之梦(cross-cultural dream)。我钟爱十七世纪,我认为,从很多方面而言那是一个好时代,也可以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时代。不过这个时代一直陪我在侧,当我在讲述从这个时候到今天的这些历史的时候。

17世纪是一个我们可以开始讲述“跨文化之梦”的时代。我自己觉得,两个重要的文明,西方的文明和东方的文明,在那个时候非常接近。那个时候,几百年以前,康熙皇帝可以和耶稣会教士谈论天主教的神父,却没什么自我意识。他们可以谈论宗教的问题,可以谈论政治的问题,也可以讨论教育中的严肃问题,还有财政上的紧张问题。那个时候有很多动乱,西方有“三十年战争”,这是一场令人悲伤的战争,在此之后,原来主要由天主教控制的教会,逐渐转向被新教所控制。这是当时西方的背景。

在中西方交流的历史上,沈福宗的例子是非常独特的。他的经历并非不可想象,但还是很不寻常的。这种不寻常性使我对这个人感兴趣。一个事实是他的生命好像不是非常完整,历史学家希望写一些完整的故事,一个人从生到死的故事。但是沈福宗去世的悲剧来的很突然,他还没到达他能力的顶峰。那么到底沈福宗是谁?资料很难找,很分散。我们有很多沈福宗在历史上留下的残片,残片是我们丢弃的东西,但是对于历史来说,残片却常常非常关键。我们之所以得知沈福宗这个人,是因为有人保存了沈福宗在一些书籍上记下的一些笔记,这些笔记中包括了沈在西欧游历的资料。这些资料是如何保存下来的呢?我们不知道是否当时有一名清洁工,一名仆人,或是沈福宗希望留下这些资料。但是这些资料上有很多笔记,有注释,你能看出来上面的书法比当时西方人书写水平高的多,这是中国人在写中文,西方人的书法是不如的。不过有些资料上面只有字的残片了,那么我们如何去复原这些字呢?我们看到这些字有些是日记的一部分,不过是非常草率的日记,包括对于访问等事的简短记录,还有偶尔的他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