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梦溪:陈寅恪的学说为何有力量 日志

刘梦溪:陈寅恪的学说为何有力量

在座的很多都是陈寅恪先生以及义宁之学的“有缘”人,也有的是我个人的朋友。汪荣祖教授,是我多年的朋友。我还再次看到了陈寅恪先生的三位女公子。流求和美延,我见过。小彭是第一次见。刚才你讲曾经写信给我,非常...
阅读全文
施爱东:学术行业生态志 日志

施爱东:学术行业生态志

在大多数人眼中,学术圈曾经是一片“圣洁的土地”,这里的人“一心只读圣贤书”。但不知从何时起,公众对于学术圈的看法也发生了变化,这里的人和圈外的人一样,有祖师崇拜、有学术赶集、有资辈亲疏、有派系与行规,...
阅读全文
春天,十个海子 日志

春天,十个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头发,骑上你飞奔而去,尘土...
阅读全文
李文倩:清晰性为什么值得追求? 日志

李文倩:清晰性为什么值得追求?

一 哲学研究的进路,确有诸多不同的路向。在对不同路向的选择上,反映着不同选择者自身的个性特征;詹姆斯的说法是,硬心肠的研究者,最终会选择酷一点的哲学。而软心肠的作者,则更多亲近有内倾倾向的哲学。以这个...
阅读全文
余英时:怎样读中国书 日志

余英时:怎样读中国书

中国传统的读书法,讲得最亲切有昧的无过于朱熹。《朱子语类》中有《总论为学之方》一卷和《读书法》两卷,我希望读者肯花点时间去读一读,对于怎样进入中国旧学间的世界一定有很大的帮助。朱子不但现身说法,而且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