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 星星·河

  • A+
所属分类:诗歌
    神啊,求你以你的名救我,凭你的大能为我伸冤。
    ——《圣经·诗篇》

    枫林

    我还有什么话可以诉说,
    昨夜栽的枫苗,今天已成了参天大树,
    就是野火也焚烧不了,
    那暴风雨呢?
    我已经疲倦,枫林里没有心灵的河。

    这不是我们的世界……

    夜莺也会啼叫几声,
    那带着血的歌声似的哭泣也不甚动听,
    除此之外呢?
    松鼠还可以打起鼾来,又害怕惊醒沉睡的蚯蚓,
    蜈蚣也可以舒展一下筋骨,不妨与百合花亲吻,
    来吧,来吧,
    这里是一片寂静的枫林,
    没有人的居住,好像又有身影在里面旅行。

    多少流星的眼泪,无声的洒落,
    伴着夜里花开的声音,
    缄默,缄默,
    这里的颜色已将话语淹没,
    我怎么能够只用心呼喊,
    也敌不过那山洞的笑声。

    笑声,笑声,
    摇晃了宇宙,
    枫林里也没有任何生命,
    那只夜莺已经死去,
    哭是她的牧师,泪是她的陪葬,
    死去,死去,
    这枫林只需要宁静。

    花也静静的开,叶也静静的落
    泪也静静的流淌,
    和沉默的银河一样,
    沉默,沉默,
    这里燃烧不起炽热的火。

    枫林,还很伟岸的挺拔着心情,
    可是,除了枫树还是什么,
    什么,什么,
    一捧黄色的土,一堆白色的骨。

    这是一片新的枫林,
    泪水和尸体的肥沃让她们异常茂盛,
    这是一片寂静的黑色,
    听不见半点声响的哀歌。

    不需要前行,就在这里挖好坑,
    这里,这里,
    曾有一颗少女的心,像流星一样陨落,
    陨落,陨落,
    寂静得像死去的上帝,象灰色的光明。

    这扭曲的枫树,这挺拔的枫树,
    叶子还没有成熟,根还不坚深,
    她昨夜刚来呀,她的颜色那么年轻,
    没有鲜花,那只是毒虫的唾沫,
    没有绿草,它们刚刚死去,可能因为病痛的折磨,
    没有水,没有风,没有土壤,没有阳光,
    但不用怕,
    还有尸体,那就够了,
    够了,够了,
    所以今天就成了参天大树,
    树叶都变成了血的红色。

    放歌,放歌,
    一片蓝幕上悬着个月牙,
    还闪着珍珠一样的星儿几颗,
    山也很美,
    看不见绿色的平原,绿色的村庄,绿色的眼睛。

    眼睛,眼睛,
    与你相视一闪,像流星留在蓝幕上的痕迹。

    你看,你看,那流星,
    你说,你不知道,你不知道,
    你说,你要离开,你要离开,

    这里太寂寞,像是
    魔鬼的宫殿,也像是坟墓的冰凉。
    我牵着你的手,像流星一样,
    从枫林上空走过,
    走过,走过,
    也没有快乐的泪,也没有痛苦的歌。

    我牵着你的手,从那城市的上空走过,
    你说,你要去那里生活,
    生活,生活,
    你说,你很爱生活,
    我说,不行啊,不行啊,
    你的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

    我仰起我的眼睛,露珠儿落在心中,
    梦已经醒了,阳光也已经醒了,
    我向梦中的枫林挥挥手,
    你不肯离去,
    阳光把你驱逐,
    驱逐,驱逐,

    我们这群可怜的动物,
    居住在没有树林的高楼,
    还很快乐,
    快乐,快乐,

    我向那片枫林叩首,
    祈求夜莺为你做伴,鹧鸪为你唱歌,
    还有白骨,
    就让她闪着绿色的光吧,
    在那里自由的寂寞。

    星星

    那次遇见你的时候,星星还没有入睡,
    她说,你为什么会遇见我?
    我说,我喜欢枫树啊,
    还有你微笑时的酒窝。

    星星开始流泪了,你为什么要哭?
    你还年轻,
    你为什么忧愁?
    未来的美丽是你的。

    我的?我的?
    你不相信星星也会说话,哪里是她空谷的回音,
    “我已经死去,我正在死去,我还要死去……”
    死去,死去,
    那不是你生命的一部分,
    你这么年轻。

    不,不,
    你不能停止地球的转动,
    “我已经死去,我正在死去,我还要死去……”

    归去,归去,
    梦里的你痛苦的说,
    你要快乐,并且幸福,
    那里有光明,有温暖的上帝。

    不,不,
    就在这里看着河水,
    看着它缓缓的流,没有一丁儿声响,
    那么静静,那么静静,
    那么缓缓,那么缓缓,
    不带走一片水草,不惊醒一只鱼儿,
    连河里的石粒都不曾知道它在流过,
    月儿也停在水面,一动不动的停住了呼吸,
    像安详入睡在铺着银色绸缎的草地上,
    那么静,那么缓,
    远方的路虽然很长,但时间还足够,
    足够,足够,

    不必急着大声的哭泣,还有足够的时间,
    慢慢,慢慢的哭,泪也很多,
    静静的,静静的流。

    这不是我们的河,
    它没有绽开浪的花朵,
    也没有汹涌澎湃的歌,
    这不是我们的河,
    它没有青春的气息,
    也没有生命的青色。

    它只是死亡,死亡,
    永恒的死亡。

    走吧,走吧,
    月儿已经离开,
    我也要快走了,
    保重,保重,
    夜色很沉重,路也很凄凉。

    尾声

    我来到这片枫林,
    它还是那么郁郁葱葱,
    风儿掀起绿色的波浪,
    似乎是快乐的歌唱。

    我来到你的坟茔,
    听你心跳的声音,
    周围挤满了野草,
    那前面的小河也还在流淌……

    这不是我们的世界……

    缄默,缄默,
    与你静静的缄默,
    什么淹没了我们的心灵?
    死亡,死亡。

    “我们已经死去,
    我们正在死去,
    我们还要死去……”

    The End

    5/28/2001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