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火车站广场纪事

  • A+
所属分类:诗歌
    这一天是母亲节前一天
    这一天是周末
    这一天我因为考试结束要返回北京
    这一天我来到合肥火车站广场

    诺大的广场,有人躺在地上
    破旧的衣服遮不住酷热的阳光
    垃圾的恶臭萦绕着不愿离去
    有人在卖着报纸杂志
    他的孩子晒得黑黑的
    在广场上撒欢乱跑
    有人在吆喝着
    迫切希望有人能光顾他们的宾馆
    有人推车到你面前
    热情的推销自己的开水泡方便面
    有中年妇女悄悄走到你的身边
    神秘的问,要按摩吗

    这一天很热
    这一天我来到合肥火车广场
    这一天我百无聊赖
    这一天我看到了天空中有浓重的灰尘

    有人兴高采烈引着打工者去宾馆
    还在不停的介绍着她们的服务
    有人随便的往地上扔烟头
    还很惬意的大口吐痰
    有小孩尿急
    他的妈妈就让他在广场上欢快的方便
    没人注意她的表情
    他的爸爸就在一边催促
    所有人都理所当然
    这里是他们的广场
    这里是他们的天堂

    有人大喊一声:抓小偷
    黄昏就来临了
    诺大的广场笼罩在金黄色的纱帐里
    灯都亮起来
    路人行色匆匆
    红绿灯、斑马线都给不了安全
    汽车照样横冲直撞
    我买了两包方便面
    然后就站在广场的花坛上
    像雕塑一样
    等待鸽子飞来
    在我身上安家
    或者等待戈多
    等待金戈铁马
    弯弓大刀
    或者等待巴士底里的火
    或者是天边清晨里最闪亮的星

    轻轻的风吹着,带着怪异的城市的腐味
    有人骂骂咧咧说别人抢了他的地盘
    他们摆好了凳子、椅子
    等待顾客的到来
    有人也推着小车过来
    依次摆开
    有人热情的劝说客人擦鞋
    她的那种真诚真是打动了我
    可惜我没有去
    因为我只是雕塑
    我只能无动于衷
    我只能麻木不仁
    我只能默默不语

    有乞丐牵着瞎子过来坐在我旁边
    瞎子很欢快的和伙伴聊天
    幸福像广场上的灯
    绽放着炽热的欢笑
    伙伴离开他去拾饮料瓶
    他很慌张乱摸
    因为他要卖的小凳子掉进了花坛里
    他很急切,大声喊伙伴
    我很想帮他
    可是我动不了
    因为我只是雕塑

    伙伴回来了
    带给他半瓶饮料,还有一个空瓶子
    伙伴给他找到了小凳子
    瞎子的脸上又有了笑容
    然后仰口将饮料一饮而尽
    仿佛夏天的炽热也被一饮而尽
    突然旁边有人说,乞丐拿了饮料
    那人冲着乞丐说,杂种
    瞎子呵呵的说,听,有人骂你了
    乞丐不平的和他聊着
    拿起他的拳头砸着身旁的垃圾桶
    人们好奇的看着他
    他也不在乎
    只是和瞎子聊着
    瞎子从他们的整个家当——小车上
    掏出来一盒香烟递给伙伴
    又掏出一瓶水和一个杯子
    杯子里有茶叶
    伙伴点了烟,倒了水
    悠闲地、安详地
    像在办公室那样悠闲
    像在家里那样安详
    乞丐发现有人喝光了饮料
    立刻去捡来交给瞎子
    瞎子很满足地将瓶子塞进小车上的包裹里
    他们很满足的
    在广场上生活

    有人大叫一声:城管来了
    那些摆摊的人行动迅速
    像训练有素的特种兵
    立即收起摊子走人
    有人趁机吃了东西不给钱
    城管开着电动车来了
    又走了
    这些摆摊的人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来
    广场上又炊烟袅袅
    人声鼎沸
    有人前来乞讨
    牵着她的道具——她的孩子
    孩子惊恐的看着她的顾客
    顾客不动声色
    她拿出杀手锏——跪下
    我很感动
    我愿意给她所有的零钱
    可是我只是雕塑

    顾客还是不动声色
    她只好遗憾的离开
    孩子的眼光充满了仇恨和不平
    因为他看到了和他一样大的小孩
    在甜美的吃着冰激淋
    而那冰激淋被融化了掉在地上
    有头发花白的老奶奶来乞讨
    有患小儿麻痹症的年轻人来乞讨
    有小孩子前来乞讨
    她会抱着你的腿
    直到你给她施舍
    有人拿着黄色杂志在兜售
    有人骑着摩托车在拉私活
    有人蛮横的扯着嗓子喊:拿出你的身份证

    有拾荒的过来拾瓶子
    他会准时的、每隔三十分钟来一趟
    只是这个垃圾桶已经被乞丐和瞎子占领了
    他只能放弃这个领地
    有乞丐来到我的身旁
    他看到有人在抽烟
    这个人问要抽吗
    乞丐点点头
    这个人问有火吗
    乞丐点点头
    乞丐点了烟在这个人身旁坐下
    乞丐问吉他要多少钱
    这个人没听明白:击打?
    是吉他!
    大概几百块吧,二手的更便宜!
    我想买一个,自弹自唱
    乞丐清清嗓子开始唱起来
    他唱的是东方红,是社会主义好
    他唱得声情并茂,珠圆玉润
    这个人拿出来手机
    播放了音乐
    现代人喜欢听现代流行歌曲
    你唱的落伍了
    不,我喜欢
    我向往那个时代
    我梦里都是那个时代
    我想买个吉他
    每天都唱这些歌
    乞丐拿起这个人的手机
    反复端详着
    这个人又给了他一根烟
    乞丐又点燃了
    乞丐说共产主义社会早晚会来到

    有人在扯着嗓子卖报纸
    刘欢被杀了、刘德华有孩子了
    人们不为所动
    他又扯着嗓子喊
    杭州富家子弟撞死人还谈笑风生
    有人要了份报纸
    又有人要了
    我也想看看
    可是我只是一个雕塑

    广场前的大街上车来车往
    霓虹灯闪耀着繁华
    灯火辉煌的休闲会馆
    有人在喊着爽
    有人在广场上跌倒了
    没有人愿意去扶她
    有人丢了行礼在悲伤的哭
    没有人愿意去安慰她
    有人的孩子不见了
    她在悲伤的哭泣
    没有人愿意去帮她
    我想去看看
    可是我动不了
    我只是一个雕塑

    我以最标准的姿态成为雕塑
    我从小就被造成最标准的雕塑
    我的理想据说也应该成为最标准的雕塑

    这一天是母亲节前一天
    这一天是周末
    这一天我因为考试结束要返回北京
    这一天我来到合肥火车站广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