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杞人语录(9则)

  • A+
所属分类:日志

1、瞬间死亡

昨晚,差不多今天凌晨的时候,在弄自己的论文,室友已经酣酣大睡,外面万籁俱寂。突然,有一股念头从心里涌出:活着真没意思,不如死吧。

这是最真实的感受,并不是一时无意识的冲动或感觉。而是真实的、主动的、真切的自我意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清醒的“自我暗示”?也不知道这种暗示,会如此理性、如此光亮?

仿佛这是一种合理的建议,如同我饿了,我的大脑就会说“快去弄点吃的吧”。我很诧异,很惊慌。在我的思想世界中,“自杀”也成为合理建议菜单中的一个选项了?

或许是抑郁症的表现吧。后来,我自己分析,在抑郁症的人中,一些不合理的、非常态的思想就成为合理的、正常的。

徐梵澄的书,说如果人的死亡仅仅只是肉体或神经的停止运作,而意识还存在,该是什么样的情景?我此时此刻的感受,就如此。

为什么我会有抑郁症?或许是我太过于悲观而已。对自己悲观、对社会悲观。在这个社会,贫富差距日益拉大、社会不公涌现。昨天看到刘涛的婚礼,花费400万。想想我们这些老百姓,房子都买不起。而那些高干子弟、贪官污吏、社会名流,哪个不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而对于我自己,真的感觉到人终究的消失所带来的空虚感,日益增强。所以,有时候,我宁愿相信尼采的永恒轮回。因为我真的不相信自己会彻底消失,无影无踪。

这就是所谓的瞬间死亡,身体死亡,意识清醒。

2、公平与自由

人真正的不自由来自社会的不公平。如果一个社会真正的公平、公正,个体与个体之间能够真正平等,那么个体才会实现真正的自由。

现在社会束缚个体的是那些不公正的社会制度、不公平的社会现实。找工作时,人家有关系、有后门,你再有能力,再有本领,也无济于事;诉讼时,人家有权势、有金钱,你再有道理,再很无辜,仍然一败涂地;遇到不平时,人家高官厚禄、富商大贾,你再不满,再仗义,也只能装聋作哑;被人家欺负时,人家是国有、垄断,有警察保安,你再愤恨,再气愤,也只能忍气吞声。

这样的社会,每个人活着都不舒坦,能自由吗?

而阻止社会实现公平、公正的正是那些享有特权者。他们认为“老子英雄,儿好汉”;“有多大能力,吃多少饭。”他们认为,他们有人关系、财富、权势,是因为他们有能力,所以他们该享受到如此特权。而那些没有能力者,该被打死、该被虐待。

实际上,他们占据了有力的社会条件,实际上剥夺了他人生存与发展的空间。如果在真正公平、公正的条件下,他们以及他们的子女,并与比别人强多少。现在他们一方面通过国家机器,包括法律、教育、警察、军队等,稳固他们的地位与权势,以保证他们以及子孙后代永享荣华富贵;另一方面通过拉拢政策,以讨好某一部分人加入他们的阵营,从而继续维系该群体的发展。

而广大的下层人民,实际上就是最倒霉的工蚁了。

这是个体自由最大的障碍。

那些大款、高干子弟、贪官可谓无拘无束,无所不为,为所欲为。而我们,这些无权、无钱、无势之小民,则只能每每低头喟叹,望洋兴叹了。

对于自由之向往,是每个人之必然;而我却不希望步入他们这个阵营。因为我不希望我也成为那种洋洋得意、蔑视下层百姓、践踏别人自由之人。

是故,欲实现真正之自由,非要推进社会公平、公正;而欲推进公平、公正,则需打到这些特权阶级。一方面要让所有个体在获得教育、信息、工作、职位、机会等各个方面一律平等;另一方面要征收遗产税与约束官员行为,并将税收多用于支持下层人民。如此方可实现社会之公平,方能真正自由。

上次我去买火车票,要改签,车站不给。他们说这是规定。我投诉无门。只好先退票,再买票。不到一分钟,车站就赚了我80多块。而我们工人每天的工资也只有50多。当然,我感到不舒服、不自由,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返回宿舍后,若有所思,便有此文。

3、合法性

历史的观之,政治之合法性来源有二:其一所谓“家天下”,即封建帝制的“自上而下”,其二所谓“民主选举”,即主流国家所行的“自下而上”选举制。

在宣统帝宣诏退位之前,中国的政治、官府之合法性来源于皇帝。皇权至上,所有臣子、百姓,无不俯首称臣,三跪九拜。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因此,官员一律对上负责,小官对大官负责,大官对皇上负责。管好百姓,收好租子,即可安定过日子。结果造成的是,一帮百姓养活着另一大帮无所事事之人,即寄生阶层是也。他们之所以能够寄生,完全在于他们掌握政治权力,或者财富资本。而这种情况往往造成贪官污吏、土豪劣绅之横行霸道。而下层百姓往往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一两个清官的身上。

知识分子也往往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爬进这个利益集团,而唯他们马首是瞻。并且为了维护这个制度,而绞尽脑汁。最后的情况就是,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制度,劳不可破。即所谓学者所言,超稳定结构。然来,封建制度之牢固在于它时刻保证了一部分人通过某种制度,能够向上层流动。换言之,它基本上还给于下层人以某种希望。就像一种游戏,它虽然以剥夺所有人的财富为目的,但同时又允许一部分人加入其中。这样,基本上就不会有人反对。因为,每个人都会为了分那一杯羹,而抢破头。根本就没有时间考虑,这个游戏和不合理,适不适当。

所以,在中国这个土壤之上,根本就没有生出民主的种子,也不会长出枝叶,且能开花结果。在以前的《地方志》中虽然也有“选举志”,可实际上与西方的民主选择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说说如今的官员,实际上是怎么成为官员的,连普通百姓都不清楚。恐怕只有第一把手知道。国家主席在成为国家主席之前,全国人民是不知道的。而他们怎么就成为百姓的父母官的呢?百姓愿不愿意接受这个“父母”?咱们不知道。

这实际上关系到政治的合法性。换言之,官员或政府权力是从哪里来的?从上,还是从下?还是凭空产生的?

当然,目前是有人大代表的。可这代表是否真正代表人民还真不好说?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虽然西方民主选择制度有其缺陷,但从道理上讲确实合乎理性的。因为它确实是按照权力自下而上这个逻辑结果进行的,因此也让其管治有了合法性。

中国人的思维中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想法,那就是合法性的继承性。即认为上一代取得了权力或财富或地位,那么下一代或指定的某些人,就自然而然继承了这些权力或财富或地位。这种想法,实际上就是封建时期“家天下”的余续。也是宗族制思想的余孽。

而这种想法,实际上就造成下一代人之间的不公平与不公正。久而久之,就会带来社会的不安定与不和谐。因为,它阻挡了社会人才的正常流动。当下一代人继承了上一代人的权力或财富或地位时,实际上就剥夺了其他人的权力或财富或地位,及其获得这些东西的可能性。

儒家思想中,以血缘为基础所构建起来的关系网,主张所谓爱有差等,就是这种坏思想的源头。所以,在中国的知识分子中,根本就没有人思考,应该建立一个合理而公正的社会制度或政治制度。一般人的想法就是在既有的条件下,获得利益的最大化。

所谓“三个代表”实际上是在解决这个合法性问题。从另一个层面看,统治者必然要通过某些途径将社会精英拉进自己的集团,以成为利益相关者,或者分一杯羹。这样才能让自己的统治延续下去。但是,当这些精英不再满足所分得的这些利益,或者已经觉醒,或者倒戈之时,统治者的统治必然会岌岌可危。

因此,在中国往往发生改朝换代,即使民国代替大清,新中国代替民国,仍然保留了这个特征。而不像西方国家,他们是政党下台了,国家还在。而我们的情况往往是,皇帝下台了,国家也完蛋了。

夜深人静,不能寐。遥想民间疾苦,往往辗转反侧。就其根本,还是制度、思想上的问题。愿与有志者共勉。

4、台湾选举对于我们的意义

如果一个政党没有管治能力,它应该心平气和的下台,而让另一个政党上台。这样既不会破坏安定,也不会带来混乱。虽然会亡党,但不会亡国。如果非要恋着权力不放,往往会带来种种冲突。比如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

往往不是某些人不想下台,而是那些利益集团害怕失去自己的利益。一些国家的选举,往往带来战火或暴力,无非都是利益集团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而已。

因此,好多人都喜欢家天下,自己和子孙后代永享荣华富贵。哪管别人死活?如此,则造成种种不公平、不公正。

请读者扪心自问,你是不是也想家天下?如果不是,则大有希望了。

有理性思考的人,都会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5、想家的时候

每年这个时候,我最想念家乡,想念母亲,想念热腾腾的饭菜,想念红通通的火炉。

可我身不由己在外游荡了将近9年。留在母亲的时间越来越少,最近两年也没有回家过年。去年在香港,今年将在深圳。

人总有无可奈何之时。网上流行着“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可是,没那么简单。

每次回家的旅途总是充满惊险、疲惫和永不休止的拥挤。这个社会真是太残忍,穷人就是富人的陪葬品。

前不久看到新闻,安徽芜湖的女大学生被挤死的事情,让我内心一阵阵酸痛。家属还对媒体说,对铁路部门的善后工作感到满意。可是,钱真的买得起人的尊严、人民的权利吗?能够掩盖国家垄断企业的无耻、能够麻痹善良老百姓的良知吗?在这个穷人如同草芥的世界中,每个人只有穷尽毕生力量,才能生存下去。而所谓的公平、公正、自由、民主,已经被可怜的生存问题抛诸脑后。可怜的国人啊。

这种愤青的想法,其实真的很可笑。“天不变,道亦不变”。又有什么用?

看看网上说的,黄牛党如何倒卖火车票的?售票员是多么没素质的?可是没办法。你能造反吗?你能对抗国家机器吗?你只能忍气吞声,只能自认倒霉,只能疲于奔命,只能自叹弗如。

人不能选择。

虽然我爱我的母亲,思念我的家乡,可我无法回家。在想家的时候,我就想到“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笑几家愁;几家夫妇同罗帐,几家飘零在外头。”还有众多人和我一样一起飘零在外,自然我也不再孤独。“吾道不孤也”。

刚看到表妹的日志,若有所思,即有此文。

6、愤青,太愤青

在这个弱肉强食、尔虞我诈的社会里,过于同情心往往没有用的。没有人理睬你,也没有同情你。原来,尼采说的很对,上帝已死。

在茫茫众生只顾自己的生存与荣华富贵之时,谁还会思考这个世界之上、这个假象之外的问题?在物欲缠绕的今天,谁还会仰望深邃的夜空,思考内心深处的道德律令?

鲁迅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可是,在这样的世界中,每个人都习惯了逆来顺受,习惯了做个顺民,习惯了不平等与不公平,习惯了压抑和愤懑。

然而,从普罗大众的角度去看,所谓公平、自由等等,均是水中花、镜中月;均是拉着虎皮做大旗。小民只要安安心心过日子,平平安安度春秋。有饭吃,有钱花,就OK了。少惹麻烦,更不能惹官府的麻烦。能保平安就好。

有段很经典的话:

“起初他们迫害共产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马克思的信徒;后来他们迫害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日耳曼人;再后来他们迫害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牧师;最后他们迫害到我头上,我环顾四周,却再也没有人能为我说话。”

但愿与有志者共勉。

7、看啊,这个人!

Ecce, Homo!

审判和杀死耶稣的彼拉多,问耶稣:“你是犹太人的王么?”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挑起纷争,是要人们妻离子散。他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是一个异类,或者疯子。

谁都知道,一个思想和举止不合群的人,往往会带来骚动和不安,会对本来的意义和秩序带来威胁。一个活在不属于他自己的世界的人,往往就是如同万绿之中的一点红,如同浩瀚星空中最明亮的星星。

然而,这种人只有一种结果:被众人杀死。

是嫉妒,还是愤怒?

特立独行,我行我素,狂狷狡黠。有黄花白发相牵挽之洒脱,有戴月荷锄归之清幽,有马裘换酒之豪情,有“我可杀不可去,头可断面身不可辱”之凛然,有我自横刀向天笑之大义,有人生自古谁无死之明志。

有些人注定不是活在当下。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属于这个时代。

是做“这个人”,还是众人之一个?

此即To be or not to be,对于我而言,意义重大,不可不察。

8、十个海子

1989年3月,距离查海生在山海关卧轨自杀还有12天,他写了一首诗,叫《春天,十个海子》。

诗中说:

春天, 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没有了那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喜悦,没有了“喂马、劈柴、周游世界”的豪情,没有了“亚洲铜”的壮烈,没有了“麦子、大地和村庄里四姐妹”的浪漫与质朴。

内心里充满的只是忧虑、不解、悲伤与憧憬。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

随后过了3个月,即发生了XXX事件。众所周知,这个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知识分子自此低下他固执而清高的头颅,不再过问权力、意识形态与国事。

海子仿佛就是夜空东方的启明星,一枚冉冉升起随即消失的信号弹。

知识分子斯文扫地,不再承担任何道义与使命。在道路以目、莫谈国事的环境中,知识分子要么躲进小楼成一统,要么随波逐流、麻木不仁,要么随声附和、甘做人奴。

这是一个转折,也是一个昭示。海子以其死亡作为一个崭新开始的标志。他不属于这个时代,他的时间在未来。

海子的家离我的故乡不远。在家乡话中,海子即是螃蟹,一种无拘无束、横着走路的“横行介士”。小时候,我常常去小溪里抓螃蟹,搬开石头,就看见小螃蟹夺路而逃,这个时候我们常常就把它逮个正着。

作为诗人,知识分子,海子有着天生的洒脱与担当。无拘无束,敢爱敢恨,是诗人的宿命与天性。

那么,是谁杀死了海子?

是山海关上的火车吗?还是他自己?

每当我想起“十个海子,全部复活”的时候,我的心就隐隐作痛。在这个时代,个体并不属于他自己;他被一股力量给扭曲、变形、重塑;个体无法选择,他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掌控着。我们无法逃脱这个命运:自己是自我的牢笼。

在长达2000多年的帝制所遗留的种种余孽中,在现代性的种种摧残下,个体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当下的生存不过为了填补存在链条上的一环。

每个人都在积极思考,如何出人头地,如何光宗耀祖,如何积累财富,如何改善生活。这是对的,但不仅仅如此。

在茫茫物欲大海上漂泊的人们,当看到彼岸上的灯塔,以及靓丽的风景。

人活着,不仅仅为了装点这个世界、成就别人的风景;也要思考,如何超越自我、逃脱宿命。

9、平生三恨

最近翻了一下顾颉刚《自述》,里面提及,其在十二岁时,就有三恨:“恨不能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恨不能游尽天下名山大川,恨不能读尽天下图书。”想想就觉得不简单。我自忖,我小时候怎么没有这么大的志气呢?原来,人家是个书香世家,父母、亲戚、朋友,大都饱读诗书、才华横溢。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

想想我的出身。听说我爷爷只是一个保长,算是一介武夫。父亲小时候应该读过书,但是因为爷爷生病而中止。而不见得有什么学问,倒是迂腐得很。在穷乡僻壤的小山村,光讲道理是没用的。孔子的圣贤书再好,也比不过强人的拳头和阴险的心计。

家势的没落似乎是必然的。风雨飘摇,三天吵嘴,两天打架。这种环境中,我的愿望不过是希望家里早点富裕起来,以免别人的欺负。希望能够扬眉吐气,在小山村中有个立足之地。

我常想,井底之蛙常常有其必然性的。环境常常觉得了一个人未来的性格取向。当然,我也知道,人也会变的。

上了初中,恨不能立即考上高中;

上了高中,恨不能考上理想的大学。哪有什么远大的理想?

上了大学,就希望能上研究生;上了研究生,就希望能找到好工作。

我想,现代人大部分就这样为了现实问题,而再没有了顾颉刚的“平生三恨”。而且,你恨了也没用啊。你能实现吗?你说恨不能杀尽天下所有贪官。这个现实吗?你说,恨不能报效祖国、为民请命。可能吗?

小学时,有课文讲周恩来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现在想起了就觉得好笑。当一个人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时候,他会立志为国家富强而读书?

然而,当一个人衣食无忧、大腹便便的时候,他会不会如此立志呢?

实际上,几乎没有的。中国人向来是最自私而虚伪的,说起来冠冕堂皇、皇皇大论。可其目的无不都带有私心、私利。无论是读书报国等等,谁都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为了一个团体,或者为了子孙的利益?哪有为了百姓、为了国家、为了民族的人?

更何况,百姓、国家、民族又是什么?

你只要想想那些太子党,那些名人之后,那些利益集团,你就知道,他们先人的努力没有白费。没有他们先人的努力,哪有今天的锦衣玉食、香车美女、养尊处优?同时,没有他们先人冠冕堂皇的“立志”、“恨不能”,哪有今天的荣华富贵?

所以,作为一个最真实的人,我承认自己没有什么大志。我的志气很小,也很低,但我不觉得可耻。因为我不觉得大志的人,是怎么高尚和令人尊崇。

末了,想起了三国里的曹操,人家说他“乱世之奸雄,治世之良臣。”他自己是想做点事,人家不让,环境不让,最后也只能如此了。我想,每个人都是如此吧。那些为先人天花乱坠的人,恐怕一方面有违人之常情,另一方面则肯定另有目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