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无聊斋志异(六则)

  • A+
所属分类:日志

1、关于死亡

人越长大,听到死亡的事情就越多。一开始,很触动。后来,开始麻木。仿佛死亡离自己很远。

可我常常设想自己在那种处境:诸如下一刻就要死亡,自己该如何面对。

就像死刑犯,该如何面对自己所知道的死亡。

哪一种死亡更可怕:自己所预知的死亡,还是未知的死亡?

对于我来说,自己所预知的死亡更可怕。因为,这种死亡是自己所知道的,是需要在那一刻进行的。而未知的死亡,就像是偶然的事件,也有可能不会发生。而自己所预知的死亡,一定会发生。

死亡的可怕就在于自己知道死了之后,自己就不存在,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所以,我对于那些自杀者常常予以极大的尊敬。

起码他们是真的、敢于面对死亡的勇士。

最近,科大葛同学、人大余教授都选择了自杀。

他们都有自己莫大的理由,以至于不能继续生存下去。我常想,这会是什么理由呢?难道仅仅是活着的尊严吗?

法国哲学家加缪说,真正的哲学问题就是自杀。

我非常赞同。

我认为,人类的所有事业以及其他“伟大”行为都是为了“对抗”死亡。

人总是想通过自己的一些行动,把自己留在时间中,以证明自己曾经的存在,以对抗死亡及其所带来的黑暗。

死亡吞噬存在,却给人以存在感。

人有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存在。或许,自杀是一种方式。

2、一个人的梦想:

在蓝色的天际,自由的翱翔;

像勇猛的鹰隼,有双坚强有力的翅膀;

不再畏惧世俗纠缠,流言蜚语,飞短流长;

不再患得患失,勾心斗角;

或者,有一天能够自由的主宰自己

自由的支配自己

让自己的自由意志充满世界

可以大声的笑、大声哭、大声骂人

不满的时候,可以反抗

一个人的梦想:一个活得自由、有尊严、有正义的世界。

3、出卖自己

总是感觉自己一来到这个世界,就已经把自己出卖了。

从那个“自己”开始,我就已经不是我自己;我需要将自己的肉体和灵魂,交给这个社会,这个世界,这个早已存在的人群。

在我未出生之前,我不知道我要来到何处、要来到什么时代,也不知道自己的到来是喜,还是悲,更不知道业已存在的这群人会怎样“塑造”我这个“赤裸裸”的人。

若干年后,他们通过文化、习俗、教育、媒体、社会引导等方式将我“打扮”成他们喜欢的模样:按照他们的方式说话、做事、思考,按照他们的方式将自己变成他们的奴隶,为了他们而出卖自己。

我成为了这个庞大人群的一份子。如果没有那个机遇,我可能就成为千千万万打工族的一员,为了10%的GDP增长率而贡献自己的血汗。在我每领一份工资、每购买一次生活用品、每次乘车、每次打电话等之时,我就为他们贡献了自己的一份购买力。而这些购买力最后就成为公务员工资、百万富翁的资产的最终来源。

有些人注定要成为工蜂,或者工蚁。这是他们的命运。

我打一出生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也不是掌握上帝的手中,而是掌握在他们的手中。

谁都知道,这块土地属于我们,这块天空也属于我们,可是我们自己却不属于我们自己。我们为了那可怜的面包,为了得到他们吝啬的施舍,而出卖了自己。

谁能告诉我,他的“自己”是什么?

有哲学家说,人是“自我”的奴隶。实际上,“自我”并不是自己的“自我”,而是历史、文化、传统、意识形态等等共同塑造的“自我”。而这些往往就是“他者”有意识、有目的、有组织、有系统的形构起来的。

人实际上就是“他人”的奴隶。

每当我想我自己为什么存在在这个世界,为什么要如“他们”那样所谓的“奋斗”、“努力”时,我都感到莫名的悲哀。

人这一辈子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谁,难道不是最大的悲哀?

当我明白了这一切,可我依然无法反抗。

大部分人只会安然,只会遵从,只会在既有的条件之下获得自身利益最大化;谁去思考,该如何建造一个合理的社会、一个合理的制度?谁去思考,让自我真正得以释放,而不是让大部分人注定一出生就出卖自己,成为另一部分人的“奴隶”或“财产”。

我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面对这种混乱不堪的状态都很坦然。连知识分子也依然得意忘然。

谁会有超越时空的思想,谁会有人之上的智慧,谁能真正洞察这个世界的“恶”,谁能真正同情像我这样的“迷途者”?

4、三鬼

鬼话:如今媒体上所说的话,全是假话、空话、套话、体面话、无聊话、白痴话,但均是“重要”。强奸民意,不若如此。每时每刻在此情景之下,全在潜移默化之中被洗脑。可大部分人竟全然不知。竞相说起了“鬼话”。可悲乎!

鬼人:在如此分裂的现代境遇中,全被金钱包围,生也为了钱,死了为了钱。人们为了有限的资源,千方百计,无所不用其极。眼光向下,锱铢必较,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竟然全心向着金钱,如同万蛆向矢。“莫问国事”。我辈只是“单向度的人”。也就是“鬼人”。只有躯体,没有灵魂。如同《聊斋》中的“无头鬼。”

鬼村:农村的攀比浮夸虚荣之风,自古有之。如今,愈演愈烈,竞相盖起华丽小楼。然农村人不断流向城市,渐渐人去楼空。但为了炫耀财富地位荣誉,仍不断有高楼拔地而起。“农民一去不复返,此地空留小洋楼。”到最后,只能留给鬼和可笑的“面子”住了。

此所谓“三鬼”也。所谓,鬼者,阴阳二气之良能也,鬼者,归也。无奈在如此世界,阴阳失调、人心不古、政治险恶、社会压抑。人之灵魂早期出窍不归矣。吾辈饱肚圣贤之书,却无奈独自扪心自喟。先忧后乐,茅棚秋漏,不若一脱成名、一举留史。

千古幽情,全在一梦;三鬼纠缠,憔悴仓惶;敢问来者,何时警醒?

5、五马分尸

细想现代社会,虽是晚清以降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者,却未必是我心中的理想之世界。是否越现代、越科学、越进步,人就越幸福、越开心、越快乐?

如许多研究近代中国学者所谓,没有西方列强的进入,中国可能会一直停滞在“中世纪”。尤其是中 共,力主实现四个现代化、实现民族的自强、以至于与西方列国分庭抗礼。

然而,西方的社会发展必然是我们的样板吗?我们为什么必须砍掉我们的头颅,然后嫁接上一个洋人的首级?

是否世界的发展必定朝着一个方向?

可我早已讨厌这样的社会:无数小鬼,将我的灵魂和肉体,在那里煎熬、捣碎、蒸煮、割裂、凌迟、腰斩。

所谓五马者,即五魔、五鬼、五妖、五怪者也。

其一谓“死亡”。现代人因精神空壳,而无法坦然面对死亡。在缺乏宗教等精神慰藉之下,死亡就成为毒药一般浸淫人心。由死亡所带来的存在空虚感,早就着现代人精神的流浪和无根。活着在此世,即意味着向死亡摆渡。现代人终于明白死亡是人的最终目的。因此,种种荒谬不稽之行为由此而生,诸如各种恶性犯罪、各种违法道德伦常之行为等等。死亡所带来的正是人对自身存在之“空虚”的恐惧。

其二谓“疾病”。现代人因为满足一己食欲,无所不食;又因为满足口腹之欢,各种工业食物尽入口中。又因工作繁忙、压力骤增、缺乏交流与释放之机会,各种疾病由此而生。其中肉体之疾病,癌症为大者;精神之疾病,心理疾病为大者。而为了保生、养生以及为了容颜常驻,各种手段尽出,无所不用其极。人之胎盘、猴之大脑、虎羊豹牛之鞭者,尽入人之腹。疾病之威胁,犹如定时炸弹。现代人为了对抗疾病,只能依靠医学。现代人之疾病,往往因为环境之破坏、人伦之倒置而成。疾病所带来的正是人对自身存在之“缺陷”的恐惧。

其三谓“无序”。现代人为了追求个性、标榜自由、宣扬独立,不得不做出一些惊世骇俗之举,诸如脱衣服、滥交、造假新闻等等。在缺乏传统道德约束之时,各种狭隘的个人主义横行。缺乏对他人、对社会、对国族之关心与认同,纯粹自我为中心,为所欲为、随心所欲。这种看似“个性”与“自由”之行为,实则是危害公共安全、秩序与道德之毒瘤。在传统宗族、家庭血缘关系瓦解之时,传统中的秩序社会亦土崩瓦解。然而,各路专家矻矻于论证社会治理之要法,所谓以法治国、以德治国、和谐社会等等。难道不是对现代社会“无序”之“剜肉补疮”?无序所带来的正是人对自身存在之“恶”的恐惧。

其四谓“金钱”。现代人惟钱为目的,仿佛从出生到死亡,均为了金钱。而现代社会,亦以此塑造出金钱万能主义者。权、钱、名、色、利者,互为表里。钱者,万物之主宰也。孔方兄者,如今之皇上也。为了金钱,各种恶性不举自现。而现代社会,统贯人之一生者,即以金钱为航标。教育者,即为金钱之投资也。在现代社会,没有金钱即没有生命。没有工作,即没有呼吸。谁还能“一蓑风雨任平生?”谁还能“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谁还能“一瓢饮,一箪食?”

其五谓“意识形态”。现代人标榜民主,却不知所谓民主不过比帝制更改了一个名称而已。无论在何种制度下,大部分现代人充当了意识形态的“木偶”而已。看似民主社会,实则是无法认清什么才是自己的思想;以为自己所想,就是自己的想法。意识形态给现代人从小到老所灌输的,不过是看似理性的思维习惯。因此,意识形态如同无形中的“上帝”,控制了所有人的大脑;又如特洛伊木马病毒,无法清除。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犹如五十步笑百步。那些政客,如同肥壮的巨大寄生虫。通过文公武宣,控制选民。现代人实际上就是他们的提线木偶。

前三鬼,业已从本体论、美学、伦理上破坏现代人的真、美、善。后二鬼,则力将现代人置于控制之牢笼。

此五鬼者,一如五马分尸,将现代人分成鲜血淋漓之碎块也。可不惧乎?

6、四蛊

蛊者,音古,毒虫也,奇毒无比,古人常用之消灭异己,所到之处,往往尸骨无存。故民间常谈蛊色变。

今之蛊者,有四:

其一曰“税收”。税收猛于虎也。更可恨的是,吾辈纳税人,竟不知自己所贡献者,用于何处?有何收效?相反,拿吾辈税收者,竟充作一己或一群私囊。不得已,拿出些微以反哺民众,尽似施舍、开恩!殊不知这些财政、税收,无不出于吾辈贱民。所谓本末倒置、忘恩负义、得意洋洋者是也。无奈人家拿着枪或国家威权,还有什么办法?

其二曰“城管”。所谓城管者,即土匪也。以维护城市为噱头,无恶而不作。可怜四处谋生之游贾走贩,赖以生计之商品全被抢去。《卖炭翁》中所谓“半丈红绫充碳值”是也。可人家还总算给点东西,现在的城管不仅抢东西,还打人!孙志刚就被打死。城管之外,联防队员亦此类毒虫。警察,亦是此类。

其三曰“官员”。脑满肠肥者,盘剥民脂民膏者,当属此类人也。倚仗手中权柄,倚仗枪支弹药,视百姓如同草芥,对上欺瞒,对下恫吓,不学无术,糜烂不堪,作威作福。管家意识、家长意识浓厚,万民仿佛家奴。官商勾结,无恶不作,霸占土地,抢夺利益。谎话连篇,脸皮奇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其四曰“垄断”。垄断企业,诸如电信、电网、交通等等,垄断经营,独断专行,私定价格,无视百姓死活。投诉无门,垄断有理。百姓生活成本增加,实则这些垄断所为。然国家、政府者,莫不是最大垄断企业也。

此四蛊者,横行天下,一日不除,百姓难以安居乐业,天地难以清宁休乐!勖哉!同道君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