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论偏见

  • A+
所属分类:日志

某私企老板曾说,她不会招聘河南籍或安徽籍的员工。言辞之中,好像河南人或安徽人有多么的差劲。这种言论与行为在现实生活中比比皆是。偏见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顽疾。

偏见,顾名思义,就是偏向一边的意见或见解,也就是不公正、不正确的意见或见解。它往往与固执己见有关系,也会带来歧视等不道德的行为。单纯的偏见就好比斜视一样属于个人行为,是对事物或事件认识不清而造成的,至多造成个人认识的不正确,影响个人的判断而已,因而不会有太大的危害,也不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只要纠正自己的看法,重新认识事物或事件就可以了,但是群体性的偏见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

群体性偏见是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偏见,象上面提及的私企老板对河南人或安徽人的偏见一样,河南人或安徽人这个群体就被贴上标签,当另一群人看到这个标签就会立即产生偏见,即不正确的认识。这些标签是谁贴上去的呢?当然是偏见者。就象售货员给商品贴上标签一样,人也有同样的行为与习惯,喜欢将某个群体或事物贴上标签,以方便记忆与识别,这或许体现出了人的某种惰性和习性。

这标签的内容取决于偏见者。如果偏见者根据现象判断该群体不是具有良好品质,那么它就会给它贴上一个不好的标签,比如有些人一看到或听到河南人就认为河南人太坏,不诚实,喜欢偷盗,有艾滋病等,也就是把河南人等同于这些含有价值判断的词汇。决定偏见者这些标签内容的是流言,传闻或某些间接得到的信息。当然也有直接信息,如自己的亲身经历等等,而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间接得到的信息,而且是坏的信息。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坏的信息传播速度很快,而一旦被受众接受后又很难改变。这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或天性。这些坏的信息自然很容易被人记住,因为坏的信息会让人在心里形成某种防范意识。也只有坏的信息才会让人产生防范意识,而一旦有防范意识,自然而然就难以改变这个坏信息所造成的影响。好的信息自然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或者说是人的这种预警意识让人对坏的信息的关注远大于好的信息。对于好的信息或许经眼即忘,而对于坏的信息则会很难忘记,反而刺激受众形成某种假象,即如果是受众自己遭受这种情况该怎么办?这就是某种预警意识,以预防受众也受到同样的攻击与损害。当关于某个群体坏的信息越积越多时,受众自然会给这个群体贴上含有价值判断的标签,而一旦听到或接触到这个群体时自然会产生警惕与防备。

这些坏的信息大部分是间接信息,也就是道听途说的,而人性恰恰有天生的好奇心,总是对这些信息感兴趣,因此间接信息总是占据了人们信息来源的主要通道,如现代社会中的新闻报道等等。

中国人喜欢给某群人贴标签很早就开始了,比如《山海经》里就有,而后来所谓的东夷西狄南蛮北戎等称呼无不表明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偏见与歧视。中国人喜欢将地域分割作为群体的划分标准,彷佛地理空间决定了这群人的主要特征,谚语中“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等等无不说明了这个问题。而且常以地理位置划分不同种类的人,如认为东北人强悍,山东人豪爽,上海人小气,四川人爱吃辣的等等。

地理空间决定论固然有其道理,因为特定的地理空间实际上不仅指外在的地理位置,而且还包括该地域上所有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也就是整个生活空间,它必然影响和决定生活于其中的个体的性格、特征和习惯等等。但是这种想法只不过是人心灵的懒惰的表现而已。它抹杀了个体性,抹杀了群体中个体的特征,如不一定所有东北人都强悍,也不一定所有南方人都秀气等等。这是最显见的事实,但中国人不管这一点。

灵魂的懒惰似乎造成了这种贴标签和以地域划分人群的做法。实际上也反映出人性中的某些共同性,那就是投机取巧。贴标签与地理划分是最方便的区分法,对于中国这么大的地理空间来说,这种方法最适合不过了。

但这种方法体现出某种从古代流传至今的恶的东西,那就是某种身份意识。古时的人认为自己处于中原,是最开化的地方,享有发达的文明,而周边的东南西北都是未开化的蛮夷之地。这种高高在上的歧视心理一直存留到今天。当我们给某群人贴标签或以地域划分人的时候就是这种心理在作怪。

这是一群人对另一群人在思想上的强奸,强行把自己的看法加于别人之上,而一旦形成共识之后,这种强奸就变成合法的了。因为它已被接受成某种事实。这也是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不合理的划分。中国人喜欢以“我们——你们”这种格式来划分,喜欢将自己与他人按地域来决定身份认同。如果是同一区域就觉得是属于同一个群体,就是我们,而不属于同一区域的就是你们,自己与他就毫无关系了。

因此偏见的产生既有某种于生俱来的本性的原因,也有中国人长期形成的陋习的原因。要改变偏见就必须从这两个方面下手。

要改变人的本性恐怕极其困难,而要改变这上千年来累积起来的恶习也谈何容易?那么该如何入手呢?教育是第一位的,也是最重要的。要改变那种以地域划分人的做法就必须强调差异性,而不以地域作为某个整体的决定因素来加以强调。要加强公平教育,反对偏见与歧视。另外一点极其重要,虽然这些坏的信息大部分都来自道听途说,但其最终来源还是坏的事件,因此减少这些事件的发生才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不减少这类事情的发生,即使再宣传好的事情试图给人们传递好的信息,以改变固有看法是最愚蠢也最没有效果的行为。一个坏的信息所造成的后果是一百次好的信息也改变不了的。人总是记住有可能对自己带来损害的信息,而对那些好的与自己无关的信息则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因此被偏见对待的人或群体固然可以责怪或批评偏见者不正确的认识与价值判断,但要改变这种偏见则需要从自己的日常行为、一举一动出发,杜绝对别人造成损害的事情发生,这样才是最根本的。

这并不是将偏见归结为人的本性而推卸掉偏见者自身所应承担的责任,偏见者自身的偏见往往是由间接信息造成的,即使是直接信息,也不能将之推及他人,更不可以将整个群体都贴上标签,因此偏见者也必须为自己由偏见所带来的歧视负责。偏见者必须更新自己的认识,必须清醒认识到自己的看法只是反映一小部分人或某些人,而不是整个群体,更不可以据此给某个群体贴上标签或扣帽子,由此所导致的某些行为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

偏见者往往具有某种优势,经济上,社会上,或政治上的等等,偏见者依据自己的优势毫无顾忌的歧视另一个群体。如果从社会学角度来看,偏见反映了某种社会分层及社会关系。或许在本文开头所说的私企老板的思想中,河南人或安徽人就代表了落后、愚昧,而自己则代表了先进、有文化。这种偏见就是身份与认同上的区分,以显示自己所在群体的特殊性。

对另一群体或某个人的偏见会带来某种快感,与强奸所带来的快感不同的是偏见所带来的快感是合法的,只要不产生法律上的后果。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强奸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就这样在文明发达的社会中进行,可笑乎?可叹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