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天主、妾与两头蛇族(2)

  • A+
所属分类:日志

历史总是少数人的历史,历史也总是某些人的历史。有些人注定要被历史遗忘。并不是因为他们不重要,而是因为他们不适合于当代人的需要。因此,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恰如其分描述了此类现象。

悲哀的不是历史,而是历史中小人物的命运。在《两头蛇》中,黄教授提到了王征的妾申氏。在其叙述中,历史沧桑感油然而生。申氏只不过是一位小家碧玉,也可能会是大家闺秀。但由父母包办的婚姻中,妇女的选择只有一种,即“已嫁从夫”。无论是谁的对错,她都不可能有自己的选择。或者,只有死亡才是留给自己的退路。然而,申氏在遭到夫君与之分居、过着有名无分的生活时,仍然待在王家,甚至在王征死后为其打理家务,独力支撑主诺大的一个家庭。其中的含辛茹苦、艰辛寒酸、孤寒伶仃,想想亦可知。王征与其分居,并非因为申氏不守妇德、操行有污,而是仅仅因为王征皈依了天主教。

因此,仅仅因为王征为了自己信仰的缘故而导致了申氏的悲剧。此种自私自利者,能否得到别人的赞同与欣赏呢?会不会在教内的学者会认可此种做法,而认为王征信仰坚定呢?

这种想法在不少学者的思想中是存在的,而且在明末的天主教会內甚为明显。甚至还拿王征与妾分居的事情作为信徒的表率,似乎是在说明,要想信仰坚定、信仰纯正,必须离弃妾。而这样做,是否考虑到妾者也是天主所造,是否考虑到妾者将何去何从?

天主教对自己戒令的坚持,是否是在坚持自己的统一性与传统。但信徒是否真的为了信仰而如此?是否仅仅是某种心理使然,即交换意识,即以为自己做出了现实物质上的牺牲,肯定会得到灵魂上或精神上的回报呢?我始终认为,中国人没有真正的信仰,只不过为了一己私利而已。要么是现实的物质上的(包括社会资本),要么是超越的精神上的(灵魂得救)。有没有纯粹的、完全舍己的、不顾回报的、约伯式的信仰呢?

当然不能将信仰动机与自私自利混为一谈,信仰动机中或多或少都含有为己的因素,但此并不一定就表明自私自利。然而,为了表达信仰而罔顾别人的幸福,则很难理解了。

因此,宗教毕竟是另外一种思想形态。它虽然也有社会世俗的层面,但更多的是出世的、超越的。它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到底是什么?男人的另一套话语系统,妾者们的地狱?

基督宗教自称为普世性宗教,原因在于其有唯一上帝,全世界都应信仰该唯一上帝。然而,基督宗教在其形成中却带上了浓浓的、地域性的、民族性的色彩,如果将这种色彩也一并普世化的话,那么此种做法只不过是将一种民族宗教因为思想上的普世性而强行扩张为世界宗教,此种行为只不过是一种思想殖民、文化扩张而已。

在基督宗教中,有一种危险,即强烈的传教欲望。当然,这种传教欲望与早期教会受到犹太教的逼迫有关,它不得已需要向外邦传教。然而,当这种宗教思想与资本主义,尤其是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相结合时,基督教就成为做好的、最合适的工具。

这种工具就是将西方文化、西方思想、西方传统全球化、普世化。而这种全球化、普世化的最大好处是方便殖民者进行全球殖民。若仅仅从思想的角度看,此种全球化、普世化,就相当于统一战线的扩大。

因此,基督宗教并不一定成为文化殖民的工具,但却是最合适的工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