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梁思成的再婚十年

  • A+
所属分类:博客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527186075/
 
 
中央文件说了会保护,有这样的底气,林洙怎么可能离婚呢?

前几年,记者采访林洙,问梁思成去世后她的生活,林洙很平静地说,因为保留了梁的党籍,所以自己的生活没有压力。而且,梁留下的4000元现金,她用了其中的2000元,让在农村的儿子回到北京。70年代的2000元啊,林洙非常大手笔。

所以,林洙没有第二次离婚,跟是否真爱完全无关。因为梁思成的境遇并不糟糕,甚至远比一般的学者教授要好得多,70年代初,补发工资,梁家又有条件请保姆的。林洙一再说自己陪伴梁思成,过得多么痛苦艰难,事实上,和梁思成在一起的十年,她并没吃什么苦,她得到的远远大于她付出的。

另一个细节:梁家客厅的墙上,原本挂着一幅大大的林徽因的油画肖像,再婚后,林洙取下了这幅画,据说梁再冰因此打了林洙一耳光,此事在清华北大传得沸沸扬扬。林洙的行为可以理解,梁再冰的行为也可以理解。有人因此责怪梁思成的不作为,觉得虽然取画&打人的事件中,梁思成并没出现,但他的不作为无形中等于对林洙的纵容。

其实,大家真是冤枉梁思成了。

梁家客厅里,一直放着林徽因的照片,哪怕再婚后,照片仍然在。就是这张,貌美如花巧笑嫣然的林徽因,看发型,是30年前后拍的。这张小照,估计是梁思成的最爱,再婚后仍然稳稳地放在客厅沙发边的巨大收音机上。暮年苍老的梁思成,每天开关收音机的时候,沙发上静坐时一侧头,都能对上林徽因的笑意盈盈。

油画肖像与照片相比,肯定后者更接近真人面貌。肖像画的作者是油画家李宗津,看他的绘画风格,不是写实主义的细腻精致,比如陈逸飞的仕女系列那样。猜测,肖像画和照片,梁思成一定更喜欢照片。

我想,林洙既然取下了林徽因的肖像画,就一定无数次有收起林徽因照片的企图,但照片最终还是在,肯定是因为梁思成的坚持了。

早些年,面对记者的询问,林洙说过,“我只知道,梁思成喜欢她(林徽因),喜欢极了。”

如今,这样的话,林洙再也不会说了,因为林洙最新的诉求,是把自己和梁思成,打造成“心灵相通,生死相依,珠联璧合的灵魂伴侣”------人有多无耻,情就可以有多深~~

谎言织就的深情,需要伪饰的历史,甚至不惜抄袭,编造的回忆,半个世纪并不长,会一点点被还原成事实本来的面目。

梁思成这张照片摄于再婚后,已经算林洙能找出的气色最好的了,但面容中的苦涩凝重显而易见。林洙嘴里那么欣喜愉悦的再婚生活,怎么没有抚去梁思成脸色中的悲苦?

早几年,有一句话流传很广------梁思成再婚后说:“原来婚姻可以这样轻松和美地在一起。”

这句带着明显文艺小清新气质的话语非常夺人眼球,某种程度上符合大众心中对他们这几个人情感纠葛的潜意识里的定位,于是,这句话一出现就被广泛传播和引用,影响甚广。很多人以这句话来证明梁思成林徽因婚姻的不幸福,甚至,以此嘲讽林徽因的做人失败-----你看,你去世没多久,丈夫就再娶了,而且,明显表达了对再婚生活的幸福感,可见,跟你在一起,梁思成不开心不快乐不幸福。

先不说林徽因1955年4月去世,梁思成1962年6月再婚,时间隔了7年多,绝对不算马上再婚,就说这句话,这句明显经过艺术加工的话,真的是梁思成说的吗?

到目前为止,看过公开的关于梁思成的所有资料:信件,论文,著作,以及所有关于梁思成的回忆纪念文章,纪念文章的作者都是和梁思成有过直接接触的人----学生,朋友,同事,家人,在以上的所有资料中,完全没有看到,梁思成曾经那么说过。

按那句话的内容看,多少跟梁思成的后妻林洙有关,但经过详细查询,林洙的回忆录《梁思成林徽因和我》里并没有这句话,几个不同版本的回忆录里都没有,之后,又查阅了林洙所有接受公开采访的文字和视频,也没有看到这句话。

那么,这句话究竟哪里来的?

目前能追溯到的源头,来自一本书:《民国情事》,作者傅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6月。全书写民国人物,主要是作家的爱情。其他人的不谈,写林徽因那段,有很多不实之处,最大的问题,是对事实缺乏基本的了解,材料都错了,判断当然不对。

《民国情事》一书中说这句话是梁思成说的,但到目前为止已公开的资料,梁思成的书信,文章,手稿中均没有出现这句话,他人的文章中也没有,林洙的书中也没见过。《民国情事》的作者傅野,70后,根据他的履历,跟梁思成或清华建筑系没有任何关系,肯定不是梁思成自己告诉傅作者的,那么,不知书中说梁思成讲了那么句话,这个引用来自何处?
……………………

这一段是后来补充,字数限制,这里放不下,单独拉出来说,完整的:http://www.douban.com/note/539661382/

伦敦的冬天,潮湿多雨,窗外景致被雨点虚化成模糊一片,想起很喜欢的一首诗:
George Gordon Byron 《When we two parted》

喜爱并深谙英国诗歌的林徽因,10多年后,在另一个世界重遇梁思成,她会怎样?

If I should meet thee, 假如我又见你,
after long years, 隔了悠长的岁月,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我当如何致侯?
With silence and tears. 以沉默,以眼泪

冬日飘雨的午后,再读这些经典的句子,想想梁思成林徽因的一生,悲欢离合,岁月沧桑,无限感慨.......

When we two parted
In silence and tears,
Half broken-hearted
To sever for years,
Pale grew thy cheek and cold,
Colder thy kiss;
Truly that hour foretold
Sorrow to this!
………………

一百多年前的异国诗人,早已为他们写下了最恰当的诗行。

END.

P.S.
这个帖子里的所有信息,均有可靠的来源,因为不是正规论文,索引就不做了。如果要讨论或反驳,请提供同样可靠的资料来源,出自林洙之口的就不用讲了,现在对她提供的材料非常不信任,因为她的劣迹实在太多,等有时间会做个关于林洙文字伎俩的Summary。这里的关键词是“梁思成”,梁思成去世后,86年开始到如今,林洙单独的事情另外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