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尔姆·托宾专栏:给圣母玛利亚发声的机会

  • A+
所属分类:博客 日志

來自: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07992

 

玛利亚,耶稣的母亲,以诸多视觉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她未被形诸言词,除了那些写给她的祷文以外。她本人,诚如福音书里所描绘的,素来沉默不语,而且,耶稣一离开家后,《新约》里就看不到她的存在。在《路迦福音》里,她吟诵颂歌,可即便如此,她先考虑到的仍是自己的“卑微”,然后再宣明“从今以后,万代要称我有福”。马太和路迦在他们的福音书里提到她,但主要涉及耶稣年幼时她作为耶稣之母的角色。马可对她几乎只字未提。只有约翰,记录下她在迦拿婚礼上和此后在十字架脚下的身影。

她恒久而神秘的威力仿佛恰恰源于她影子般的存在;人们对她的虔诚热爱仿佛正是从这份缺席和沉默中生成。于是,她可以在那些向她祈祷和寻求她说情的人的想象中获得更有力的重塑再造。她是卑微的妇人,经由苦难,经由丧子,成了一位女王,她是母亲,既是凡人又不知怎么的具有超出凡人的一面。

慢慢地,随着基督教的传播,她的神力得到正式认可。在公元431年的以弗所会议上,她被宣称为上帝之母。在接下来的世纪里,相信她没有被埋葬入土而是身体和灵魂皆升入天国的看法,不仅成为基督教信仰的一部分,并且,近在1950年,被宣布为教义,是所有天主教徒必须相信的东西。她生来无染原罪的观点——无沾成胎说——在百年前,1854年,被正式宣布为天主教信仰的一部分。

对于我们这些从小在天主教环境下长大的人而言,她在我们的生活和教会的意象中扮演核心角色。玛丽娜·沃纳(Marina Warner)的《她独一无二的性别:对圣母玛利亚的迷思和膜拜》(Alone of All Her Sex:The Myth and Cult of the Virgin Mary)的开篇,天主教徒大概不会觉得陌生:“召唤向圣母玛利亚祈祷的钟声划分了我儿时一天的时光;以她为名的宗教节日让年月有了节律;一种凡尘之美的永恒理想定格于她的面容,从四面八方的墙壁和壁龛中投来凝注。”

玛利亚的形象似乎视需求而变迁,呈现不一样的特征。诚如学者格扎·韦尔迈什(Géza Vermes)所写:“对玛利亚的刻画形形色色,差异巨大,取决于出处。”约翰的福音书把玛利亚置于十字架脚下,让耶稣叫约翰看他的母亲,叫玛利亚看她的儿子,从而暗示约翰将照顾玛利亚,圣保罗只间接提到玛利亚一次。他说,耶稣“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

在过去那个世纪里,天主教徒开始纷纷前往今天的土耳其,参观以弗所遗址边缘的一间屋子,相信那儿正是耶稣被钉死于十字架后约翰安顿玛利亚的地方。多位新近的教皇曾到那儿朝圣。据信,这是她度过余生的地方。

以弗所古城遗址附近的圣母玛利亚故居。

1994年,我出版了一本书,题为《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