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没有赢家

  • A+
所属分类:日志

谁都知道青春就是资本,年青就有希望,谁都说努力就有收获,坚持一定无悔。可是,人生没有赢家。那到头来只不过如天边浮云、山间薄雾,来无影、去无踪,万事俱灭,四大皆空。不是说佛教有多高深,却有一定的道理。人生不过是一段旅程,痛苦的根源在于执著而错过了沿途的风景。

原本以为意志能够战胜束缚,自我能够突围变异,但是在末法时代,哲人凋零,圣言远湮,人何以能成为人,进而成贤、成圣?太过于乐观,或者给予人以积极的暗示,以此不断的超拔,不断的沉沦。人生唯一的出路是相信人的无能为力,并在无能为力中有所作为。

这是一个悖论。人类不是上帝创造的,只是始祖被上帝制造出来,并赋予上帝自身的形象,赋予灵魂。元初之性,精美绝伦,媲美天人。可是,因为自由,因为骄傲,堕落就是人类的起源。迄至今天,我们虽说还是上帝的子民,可是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堕落与蜕变,我们离上帝越来越远,而离魔鬼越来越近。残留在我们人类身上的上帝的形象暗如豆光、寥如晨星,人类的灵魂虽然由上帝赋予,可是它在堕落的人类肉体牢笼中,暗淡无光、捆缚囚禁,难以作为。

末法时代的人类期待救世主的再临。在等待之中,人类继续下坠,直至地狱边缘。有些人业已堕入地狱,万劫不复,永生不得超生。人的痛苦就在于认识论上的:天真的看待万事万物,以为是为人类而铺设的舞台,实则是通往地狱的栈道;天真的看待灵魂,以为是上天赐予而信心百倍,实则被腐化肉体囚禁而无能为力。

浸泡在罪的黑色溶液之中的人类,自由意志不过是偶然冒起的泡泡,只是表明在罪中沉浮,而不是摆脱、超升。人是折翼的天使,罪如煮熟的柏油,自由意志再怎么提供动力,人类也难以逃脱。这是人的命运和归宿:在沉沦中毁灭,毁灭中新生。

末法时代的人类所继承的人性已经偏离元初之性很远,如同基因的突变,在罪的外在环境中,人性中的善的天赋逐渐泯灭,而通过一代一代传承之后,人性中的善如同优良的基因被外在环境改变,而恶却越积越多,侵蚀了灵魂,进而污染了灵魂。灵魂在肉体之中,如同一滴干净的水落入污泥之中,尽管它本身圣洁无瑕,可是再也无法将污泥变成净土,反而被污泥囚禁,变成污泥的组成部分。人类的恶已经变成了本性,还怎么能期待未来的得救呢?

所以人生没有赢家,最终都是被自己葬送。今日的自己就是明日的坟墓,明日的自己就是自己的牢笼。忘却人类的命运,盲目乐观的只是神学家在安慰终究无法改变命运的芸芸众生而已。

那么,善又从何而来?得救又如何可能?地球是否已经变成被驱逐的场域?

被罪包裹的人类,本性已经变成了恶,但是善在某些时候如同灵光乍现、天机泄露,一瞬间突然显现,似乎昭示人类原先的美好。善不是来自恶,因为恶本身并不存在,恶是虚空,是黑暗,是缺乏。善本身是一种美好的存在,只不过灵魂在肉体之中,善就如同囚徒一般,难以自由,难以作为。肉体为何成为牢笼?难道上帝不让它成为工具?这是因为末法时代,肉体浸泡在罪之中,所创造的始祖之后一代一代堕落的人类的肉体已经变成了腐臭的尸体,惟有蛆虫才能在其做工。

这是一个可怕的真相。那些所谓的善行、善功、善人,其实不过是腐臭尸体上生出的人性之花。在腐臭之中,这些美丽的花朵的芬芳又有什么作用?它只是表明人类原来也有这么美丽的灵魂。可是这些都是过去了。

末法时代的人类惟有盼望,惟有等待,惟有依靠仅有的良善少做恶,少被肉体驱使,少被意志奴役。在等待之中,人类惟有欲望在主宰,欲望被制作,肉体被驱动,意志被异化,灵魂被变异,一代又一代,堕落永不停止;一代不如一代。

在等待之中,人类唯一可以做的是按照仅有的良善指引,按照自上而下的启示,尽量向拯救的道路上前行,力争让自己远离地狱和魔鬼。可是在末法时代,谁知道所谓的良善、所谓的自由意志、所谓的真理,是不是魔鬼的伪装、欲望的变种?

智慧在于敬畏。敬畏之心产生畏惧,畏惧产生谨慎,谨慎产生平安。人类在不停的制造欲望,欲望就是商品经济的动力来源,而欲望也导致人类的堕落。天生的不一定就是善的,天生的不一定就是来自始祖,变异之后的人类所天生的都是变异之后的本性。恶只能产生恶,善也能变异成恶,恶却不能变异成善。在谨小慎微之中,我们要借助真理、借助圣言、借助恩典,分辨清楚自己的本性,在幽暗之中,摸索前行。或许在失败的人生之中,我们还能获得些微赞许。这些赞许或能成为最后归宿处通往自由永恒之地的通行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