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派

  • A+
所属分类:诗歌

十月二日,我们乘火车回老家

火车从上海出发
人山人海
9号车厢
塞进了300多人
我们就在车厢连接处
画地为牢

我想起了某些人的伟大号召
我也想起了某些人的庄严崇诺
可是,最亲爱的乡亲们
没有一句怨言
就像有些地方的小草没有阳光
不是因为太阳不够公平
而是因为某些地方有太多的阴暗

乘务员大声嘟嚷
斥责乘客不要拥挤
可是,没有人听他的话
车外的人还想进来
仿佛远方的亲人在呼唤
或者是家里温暖灯光的吸引

有伟大的父亲拎着沉重的包裹
还抱着可爱的孩子
一边还在说着共和国的辉煌
仿佛这里不是拥挤、肮脏的车厢
而是在明亮、清爽的广场
有人占了厕所
乘务员打开后发现
这个人把行礼都放进去
原来厕所的人均占有率比车厢还要高
这是自由的悖论

可爱的乡亲们
没有怨言
只有乘务员在大声嘟囔
他说
桐城人最多
到了桐城车厢就空了
桐城人喜欢带着白色油漆桶
桐城人还有口头语
就是”操“
不是东北人的“SB”
也不是上海人的“外地人”
也不是美国人的“FUCK"
也不是”狗日的“
也不是”打酱油“
也不是塔利班的火箭炮
也不是伊拉克的人体炸弹
也不是车轮下的残碎的尸体
乘务员抽着烟
你知道桐城派么
你知道中国的犹太人么
你知道希特勒为什么要杀犹太人么
乘务员鄙夷的说
就是因为犹太人太招人厌
桐城派就是中国的犹太人

火车到了桐城
我看见大批的乘客下车
很多人都拎着小白桶
兴高采烈
神采飞扬

我看见乘务员唾沫横飞不屑一顾
但我没有看见六角星和迦南地
我眼前是晃动的车厢,是飘过的村庄
远山却在默默无语
电线杆跳动着音符
这里曾经肥沃的土地
培育着支撑现代文明的肉体
我却看见金钱魔鬼在大口大口
吞噬最纯洁的魂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