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上海高校“坐班答疑”为哪般?

  • A+
所属分类:日志

转自:http://blog.ifeng.com/article/35136762.html

不知道什么原因,市教委出台了教师坐班答疑的规定。规定教师必须坐班答疑,教授、副教授每周坐班答疑的时间不少于8小时或一天;讲师不少于24小时或两天,助教不少于48小时或4天。

解惑答疑,当然是教师的职责之一。但新接到的通知,令人有些不解。我不知道市教委在出台这项规定时,是否征询过大学教师们的意见,市教委领导是不是了解大学教学的常态。说句“外行领导内行”,有点老掉牙的陈词滥调,还是说句网络的新名词,真是“蛮拼的”,蛮干的“蛮”、死拼的“拼”。

现在的大学,学生每周五天,上课时间大抵在20课时到30课时。以24课计算,大学生白天全部选满课的话,也要3天时间,余下两天还需要自习、做作业,大学生实际可能需要老师答疑的时间,最多只有一天时间。现在网络信息极其丰富,许多问题,学生大多数通过网络查询自行解决了,实际需要教师面授答疑的,为数不多。

大学生的问题,不同于中小学。有些问题教师可以当场回答,有些问题需要教师查阅资料、认真思考之后才能回答,岂能靠个“坐班”解决问题?

就教师方面而言,上海地区的大学,硕士毕业后能留在高校当助教的,已经基本“绝迹”,即使残存的“凤毛麟角”,大概无不在为提高学历“打拼”,除了完成教学任务之外,还要完成自己的学业和学位论文,要让他们全副精力“坐班答疑”,是否可行?

博士毕业后到高校工作的,基本上到了成家的年纪。教学、科研和生活负担相当沉重。每月五六千元的收入,比开出租车的还少。再加上每周两天的“坐班答疑”,我真想象不出,上海今后这批最有潜力而负担沉重的青年学子还会有多少前途。

至于教授、副教授,一天的坐班答疑,似乎比助教、讲师减少许多,但要安排一天的时间“坐班答疑”,实际问题多多。一是手头多少都有科研项目,教学之外,几乎得全力以赴。二是学生真没有那么多问题,要老师回答一整天的。三是教师的“坐班答疑”时间安排,与学生的上课时间很难协调。这些问题,在助教、讲师同样存在。

上海的高校,现在主要教学都集中在郊区分校进行,教师在分校大都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在路上往返至少耗费两小时,再来个8小时乃至24小时的“坐班答疑”,如果真的傻傻地严格按照规定,结果大抵只能是在那里“呆坐”两三天,不“呆坐”的,在实验室、资料室干“私活”,岂不是违反了“坐班答辩”的本意?

现在通讯手段极其发达,师生之间的交流,除了课后交谈外,完全可以通过电邮、QQ、微信、视屏通话等等来解决,怎么到今天还要出台一个“坐班答疑”的规定?

让教师整天“坐班答疑”的规定,就是个“师出无功”的花架子。一个国际知名、号称要建设信息化城市的大都市,出台这样的规定,整个教学观念落后了将近半个世纪。让上海高校教师宝贵的时间空耗于“呆坐”之中,这绝不是上海市教委的新政绩,而是一项千夫所指、贻笑当世的垃圾工程。

作俑者可能会因我的铮言感到下不了台,但如果足够明智,还请虚心纳言。不然的话,要不了几年,推行这样的“坐班答疑”,上海市高校的科研和学术能力会急剧下降。教委掌握经费和行政权力,长官一出“意志”,高校闻风而动,无非畏于经费和权力,不敢轻易非议。我讲这些话,上师大领导恐怕也有“逆麟”之感。但有话还得说,有意见还得提。不要让上海高校教师去做“应付领导”、做花架子的傻事。“聪明的”教师会把个“坐班答疑”的安排填得象模象样,检查时可以正襟危坐,甚至可以临时请几个学生到场“疑问”,对领导笑脸相迎而腹诽满肠,“坐班答疑”于是成了一场戏。演戏的、看戏的,做戏的,都失去了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应有道德,这是令我真正感到恐惧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