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花:“经济新常态”,互联网企业该焦虑了

  • A+
所属分类:日志

互联网环境变化是传统企业的春天

CE:就今年整体的商业环境,您个人认为有哪些趋势?

陈春花:我除了写这封信之后,又在内部做了一个开年的培训,在这个培训里面我有做一个比较详细的介绍,我觉得今年我自己称为,叫“互联网的2.0时代”,之前应该都叫做1.0时代,互联网的2.0时代,我为什么把这个作为一个界限来划,互联网2.0时代,我觉得是传统企业的机会,互联网1.0的时代是互联网公司的机会,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互联网1.0时代的时候,它其实核心的创新价值是在营销改变,流量为王和虚拟经济上,这三样东西恰恰是互联网企业会做的,比如互联网企业创造了一个新的渠道,新的沟通方式,新的传播方式,传统企业不会,它其实是不太在意你赚了多少钱,或者说你能不能赚钱,它只要拥有用户,拥有流量就OK了,而且为了拥有这个用户全是免费的,这个对传统企业来讲不能做,因为传统企业做了很大的资产投入,互联网企业就是投人,所以它其实是轻资产,不太需要考虑这个部分,而我们投入的都是工厂,买的都是土地,他甚至连楼房都不用买,租就行了,一堆脑袋就行了,所以他完全可以用这个方式做。

互联网的1.0版本价值更重要的原因是虚拟经济,你会发现它都不是实体的,都是虚拟的,都在线上,都是一种撮合和互动,所以这是我对互联网1.0时代的基本描述,但是我认为现在是2.0时代,2.0时代是创新价值的内容变,第一个它非常强调你要真正的给顾客有价值,你不能仅仅是一个渠道改变。

CE:但是传统企业不能像互联网公司那样去进行免费。

陈春花:还是不能。

CE:不能用他们的方式。

陈春花:当然你有钱,任性可以,你没有钱没办法,其实能不能给用户免费,很大原因取决于你有没有钱,如果你有足够的钱能免费拿来,拿来之后再想办法赚钱,当然是OK的,所以2.0的互联网时代,我觉得它最大的特点价值的创造来源于产品,所以我认为应该是产品至上,1.0时代是营销至上,实际上服务为王,就不是流量为王,你要提供服务的,真正的服务,而不是把一堆人组在一起,你肯定不具备,比如说像淘宝,他之前就可以用这个方法,所有人在上面开小店,接下来淘宝肯定做几件事情才可以把千千万万的商户活好,比如说淘宝要向公众说,我这个地方是货真价实的,淘宝店把这个东西扭过来,如果它不扭过来的话,我们可能就不上去买,这就是它要提供的服务,比如说他有可能要为一些商户提供资金的能力,或者是升级改造的能力,这也是,所以服务变成为王,不再是流量为王,而且经济是实体经济不应该是虚拟经济,所以这是2015年最大的变化,我称之为互联网2.0时代到来。

如果是互联网2.0时代到来的时候,我相信传统企业的机会来了,因为传统企业能提供产品,传统企业拥有服务的理解和水平,传统企业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实体的经济,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其实真正的互联网企业该焦虑了,为什么?他得想办法说服传统企业跟他合作,他自己再往下走的生命力其实不够了,这是我的判断,所以我从去年开始在筹备和安排布局了我这家公司怎么样去迎接这个时代的到来,所以我们开年一开始就拆出四大创新平台出来,包括农村互联网金融,包括养猪服务公司,包括食品控股投资公司,也包括我企业成立的创业实业集团,我做这个的目的就是我刚才的理解,我要打开我自己所有的东西跟所有的企业来互联,因为你肯定要来找我了,因为你不找我,2.0时代你的互联网企业也该焦虑了,我实际是这样来判断的。

企业从规模增长到量化增长的转变

CE:具体来说,您所谓的2.0时代会有哪些核心变化?

陈春花:2015年我称之为2.0时代的开始,我用了两个词来表达,2015年的核心变化,一个是行业的本质会变,所有行业的本质会变,都要求成为规模增长,或者是盈利的增长,或者是我们讲的产业的增长,可能转化为用户的增长,我们讲的数据精准的理解,还有资源的有效使用,就会转成这个方面,转成这个方面的时候,其实所有东西都会改变的,所以这叫质变,这是一个变化。

第二个变化叫量级增长,所谓量级增长是不再是线性,我们以前的习惯是企业今年比去年增长10%,或者企业比去年增长200%,其实这还是一个线性,不管你是几何基数的,还是非常微量的,或者你下滑10%,或者20%都是线性,2015年我觉得第二个比较大的变化是量级增长,量级增长它不是线性,它会突然间一个数量级的改变,是非线性的,就像柴静的《穹顶之下》一天五千万注册观众户,你说他会不会有下一个五千万了,不知道,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来。

“经济新常态”让企业告别野蛮生长

CE:你刚才提到“经济新常态”,这也是最近的一个热词,您怎么看“经济新常态”?

陈春花:所谓的新常态,一个核心的标志就是增速下来,其实这个词是针对以前讲的,以前我们确定为GDP平均增长10%的时候,告诉大家说GDP增长10%将成为常态,这是一个常态,所以我们就有了前面三十年一直10%的增长,现在我们知道不太可能做到这个,所以就来了一个词新常态,其实是对应那个说的,新常态的意思是我GDP的增长调下来了,调在7左右,这个词我认为是这么来的,时时常态,新常态是调回中速也是常态,一个是高增长的速度,一个是中低增长的速度,这就是新常态我的理解这个概念的来源。

新常态从我的角度来讲,如果真的要理解这个新常态,核心应该是这几个,核心是等于方式要变,在常态的增长方式其实就是随着环境的增长持续增长部分就行了,什么都涨所以才会有实,今天来讲新常态下,等于增长方式变了,比如第一个新常态的变化,你会发现产能多过剩,你会发现你的增长机会不来源于扩产能增加规模,肯定是来源于产能的结构调整,这不就增长方式变了吗?也就是说产能过了,肯定是淘汰落后产能,拥有先进产能的企业才会增长,这是一个淘汰的过程,不是以前的大家一起涨的过程,这个就变了。

第二个我觉得新常态的很重要的特点是它要用技术创新来获取增长,我们以前实际是资源投放获取增长,你现在必须要用技术创新来做,你的增长方式也是要变的,第三个说你应该真正的做整合和融合才会有机会,而不是你自己去做发展,因为它增速下来的时候,很多的资源其实都变成了有效性的问题,你不能浪费,你不能随便去投放你的资源,一定是有效的使用这些资源,不是粗放的,所以我觉得是变了你的增长方式,一个是结构调整获取,一个是用有效的资源十用来获取,就是用技术创新来获取,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可能通过投放资源,扩大规模就可以了,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变化。

CE:而且要在不同的行业。

陈春花:对,当时还没有行业的范围在那儿选,实际上当时最强的行业在家电,所以在家电里我选了两家,我当时考验一个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不同的行业,还有一个是国营非国营,我是从三个纬度选的,因为中国当时的企业业态就有这三种,我就选出这五家来,这五家用了蛮长时间来选,从三千家里面筛出来,筛出来之后我就跟踪十年的数据,从2002年之前是跟踪十五年的数据,同他们一九八几年就开始跟踪,因为我们国家真正有企业历史,市场概念下的企业历史,从我感觉应该是从1984年,1985年左右开始,所以你会发现那个起点,我们常常叫做企业的改革元年,我们改革是在1978年,但是改革元年是在1980年到1985年,前面这十年,那时候会诞生出一些企业来,所以我的跟踪数据是往前推,前面那一段是十五年的数据来看,这五家企业为什么领先,我本来想研究它们为什么优秀,但是从优秀的企业来要求他们,当时我认为他们没有做到,所以我就发现怎么研究它领先,就它比别人跑的先。

这五家企业当时我觉得它们给我的共性的地方,比如它有一个很好的领导人,这是一个,我把称为英雄领袖,像任正非,张瑞敏,柳传志,谢企华(当时宝钢)的,李东升,这些英雄领袖,第二它们有一个共性都是用西方的标准来管中国的企业,我把它成称之为中国理念西方标准,我们很多中国企业都会觉得西方的管理东西,我们不好用,因为中国国情不同,但是他们这五家企业不这样,我管理就是刚性,我不考虑这个,但是我又能照顾到中国人能不能接受,我觉得这是他们做的特别好的。

第三个它们都有一个很厉害的地方,很会卖东西,叫渠道驱动,我们以前中国企业品牌的历史不够,但是为什么他们还成,我觉得他们会卖,我觉得中国企业很厉害的会卖东西,这是他天赋的一部分,所以像阿里巴巴出现,我觉得也很正常,确切讲也是卖东西,做贸易做交易,就是这个特点,所以它很会卖东西,我叫渠道驱动,不是品牌驱动。

第四个特点是他们去建了利益共同体,这是他们能够领先的四个特点,这是在前一个试点,2002年到2012年的时候,其实这个十年跟前一个十年有一些变化,第一个变化是全球化来,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2001年我们回到世贸,2002年开始打开中国市场。

来源:http://www.huxiu.com/article/110201/1.html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