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繁簡字常見錯誤(補註版)

  • A+
所属分类:日志

繁簡字常見錯誤(補註版)

程毅中 撰
朱 琺 注

〖琺案:昨日見陳尚君老師微博轉貼程毅中先生發表在《古籍整理出版情況簡報》506期上的文章〈不是電腦惹的禍〉,詳列今人電腦輸入文本時因繁簡字轉換造成的錯誤。陳老師謂「為每一位有志文史研究童鞋所必知」,誠然。原微博爲圖片格式,在微博中即使點開原圖大小,閱讀亦頗費眼,故其下有回帖說看不清的。我素仰程、陳二先生丰采學識,遂發願摹泐成文本,不告而鈔,經宿乃成。我自讀大學以來,始習寫繁體(依我所謂,我所寫的宜稱異體字,依官方說法則是不規範漢字。參見拙文:〈繁簡之爭的第三條道路:異體字寫作〉),平時雖直書繁字近二十年,用倉頡輸入法,但畢竟幼食狼奶,年既長而記憶力衰頹,如復、複,幹、乾、干,僕、仆等,至今常錯。所以手錄一過,頗受教益。邊鈔邊讀,亦多聯想,是以各條常有補充:但凡意見有相出入者,外套以【】號;否則〖〗號。又因圖片未全,只鈔字例,說明不錄。而原文繁簡字雜用,今正文一仍其舊,而琺案之語,悉用繁體。013-006-004~005〗

常見的繁體字

纔[才]
人才、才子的才不可作“纔”。
〖琺案:語用的廣狹及替代關係,有同于後文嚮[向]一例,即:寫「才」字基本即可,「才」不可全作「纔」字。〗

厰[厂]
厂字原读作庵(ān),义同,不可作“厰”。
〖琺案:依《說文》、《廣韻》,「厂」最基本的讀音爲hǎn,意謂崖邊淺穴,一說是「岸」字初文。 又,簡體字一宗罪即類此,可謂借屍還魂,或稱奪舍,即古爲二字,音義不同,而今混淆之,致古字不復知。聽[听]二字,以及下文臘[腊]、蠟[蜡]、廣[广]、寧[宁]等同例。〗

衝[冲]
冲洗、冲龄不可作“衝”。
〖琺案:冲舊多作沖。又,沖沖和衝衝不同,前指垂飾皃、鑿冰聲、激動、憂愁諸態,後指往來不絕、心神不定、厚密濃重等等。〗

醜[丑]
地支之二的丑不可寫成“醜”。
〖琺案:曾聞諸師長,曰有南大某知名學者素好舞文,訪學南洋,留墨寶於炎邦,乃歲在己丑,遂大筆提曰「己醜年」云云,實是其己之醜。〗

鬥(鬬、鬪)[斗]
鬥是戰鬥之鬥的古体,升斗、北斗的斗,不可作“鬥”。

範[范]
姓范的范不可作“範”。
【琺案:寔亦有範姓,記得同濟詩人茱萸兄曾與我論及此,惜出處不能復憶。查《元和姓纂》未錄,然《康熙字典》「範」字下有:「又姓。漢有範依,宋有範昱。」與廣出名人如范蠡、范增等的范姓有別,原爲罕見,後世當無傳,但既曾有之,則不可通說「姓范的范不可作範」,雖然這是簡轉繁幾乎都錯的一個例子。】

復、複[复]
復、複两字不同,復兴、光復用“復”,重複、複印用“複”,轉換時需區別。
【琺案:復、複有通用之例,就譬如「重複」,實可作「重復」,《漢語大詞典》錄之,舉《漢書•藝文志》語例:「揚雄取其有用者以作《訓纂篇》,順續《蒼頡》,又易《蒼頡》中重復之字,凡八十九章。」而「重復」取重新恢復之義時,反不可作「重複」。又又,「復姓」與「複姓」不同,前者指改他姓者恢復本姓;後者如西門、諸葛、宇文等,指姓有二字及以上者。】

乾、幹[干]
乾、幹两字不同,干旱、干净用“乾”,干勁、干部用“幹”,需加区别。乾又读前(qián),乾坤的乾,不可簡化。
【琺案:繁簡被雜拌了,依前例,當作乾旱、乾净、幹劲、幹部。又,古即有干字,與乾、幹皆不同,如干舞、干謁、干預等等。】

穀[谷]
穀只用作五穀,山谷的谷不可作“穀”。

後[后]
皇后的后不可作“後”。
〖琺案:去年一件廣爲人知的事情是,中國書畫藝術研究院名誉院長趙清海爲來訪的臺灣影后歸亞蕾潑墨書贈,赫然兩個字:影後。有圖爲證,女星扶紙仍有笑容,真好演技。又,「后」字古義爲帝王諸侯,有主持執掌義,實與「司」字相對稱而異寫分化者。〗

鬍[胡]
鬍字只用在鬍鬚上,胡人、胡闹的胡不可作“鬍”。
〖琺案:後文列舉「鬚[须]」字相倣。「鬆[松]」則反,松義狹,幾無引申,而鬆多用。〗

迴[回]
回与迴在某些场合可通用,但不全用。章回、回家不可作“迴”。
〖琺案:「週[周]」相倣。〗

薑[姜]
姜姓,孟姜女不可作“薑”。
〖琺案:生薑原亦不作「生姜」。〗

藉[借]
藉只用于藉口、凭藉,借钱、借书不可作“藉”。
【琺案:若是以錢或書爲借口,亦可謂「藉錢……」、「藉書……」】

捲[卷]
捲只作动词。书卷、画卷不可作“捲”。
〖琺案:「採[采]」,以及後文提及的「捨[舍]」,皆同。〗

臘[腊]
腊(xī),意为干肉,不可作“臘”。
〖琺案:臘肉原爲臘月之肉,冬日腌存,留備後食。簡化後,與腊(读昔,xī)肉遂不分。實則臘月之肉亦乾,亦昔時之肉,不分固宜。〗

蠟[蜡]
蜡(zhà),是一种祭礼,不可作“蠟”。
〖琺案:明代楊慎《升菴經說》引《玉燭寶典》云:臘,祭先祖;蜡,祭百神。臘,取禽獸以祭;故字從獵省;蜡,享農功之畢,故字從蜡省。臘,於廟;蜡,於郊。〗

纍[累]
纍是累的古体,劳累是晚起义,不可作“纍”。

裏[里]
公里、乡里不可作“裏”。
〖琺案:裏又有「裡」字異體,除被選作正字與否,基本無不同字用,然據我考察,亦有細微從形式而至內容上的差異。〗

矇、濛、懞[蒙]
三个字用处不同。如承蒙、蒙受不可作“矇、濛、懞”。

麵[面]
脸面、面子不可作“麵”。
〖琺案:後文「麯[曲]」一例同。〗

闢[辟]
复辟、召辟不可作“闢”。
〖琺案:復辟等時,唸bì。〗

僕[仆]
仆(pū)意为向前跌倒,不可作“僕”。

樸[朴]
朴用作姓,读作瓢(piáo),不可作“樸”。抱朴子習慣不作“樸”。
【琺案:朴姓亦另有唸pú一族:《集韻》披尤切,《三國志•魏志•武帝紀》記有巴七姓夷王朴胡。】

縴、纖[纤]
縴、纖两字不同,需区别。
〖琺案:簡言之,凡與牽拉繩索有關者,用縴字。〗

麯[曲]
只有酒曲用“麯”,曲折、戲曲都不可作“麯”。

捨[舍]
捨用作動詞,宿舍、旅舍不可作“捨”。
〖琺案:屋舍不可捨啊。〗

瀋[沈]
沈用作姓不可作“瀋”。古代漢語中沈字又通作“沉”,需區別。
〖琺案:是「沉」通作「沈」,或謂「沈」讀chén時通沉,讀shěn、tán時則否。〗

適[适]
适原读括(kuò),古人名适的不少,不可作“適”。
〖琺案:設若簡體長存,很久很久以後,不知道人們唸胡适之先生,會不會有人矯過,讀若胡kuò。〗

術[术]
术原读竹(zhú),草药名。苍术、术稷、金兀术不可作“術”。

鬆[松]
松树不可作“鬆”。
〖琺案:放鬆、鬆散等,原亦不作松。〗

臺[台]
星名三台和敬称台启等不可作“臺”。
〖琺案:前幾年臺灣已頒令在文件中寫「台」字已增效率。〗

壇、罈[坛]
壇、罎两字不同,需区别。
【琺案:標題及內容中出現的,除坛之外,分明是三個字形——雖然罈、罎通用,另有異體:壜、墵、埮,指容器。壇則指場所。】

係、繫[系]
係、繫两字不同,需区别。
【琺案:系原與係、繫亦不同,如譜系、中文系等。而在表束縛、捆扣、拘囚時,則係、繫俱可。】

鹹[咸]
咸丰、咸阳不可作“鹹”。
〖琺案:除與鹽相關者,及春秋時衞、魯兩處地名用「鹹」外,其餘各種皆用「咸」。〗

鬚[须]
鬚只用于鬍鬚,必须、须知不可作“鬚”。
【琺案:宜標作「鬚、須[须]」。】

葉[叶]
叶韵、和叶不可作“葉”。
〖琺案:叶原唸xié,同「協」。〗

餘[余]
余用为第一人称不可作“餘”。多余的余可简化偏旁作“馀”,简化字表已加注说明。
〖琺案:意謂「馀」最初不在簡化字中,後來才復用,保留了簡化偏旁。像「象」與「像」,其實也這樣,而使用者已多混用,不復區別。又,余姓、餘姓原本不同,但今日及以後,估計會更分不清。〗

禦[御]
禦只用于防禦,御用、御使不可作“禦”。

籲[吁]
长吁短叹的吁读虚(xū),不可作“籲”。
〖琺案:另呼喝牲畜時讀yū,疑是新字,亦不作「籲」。〗

鬱[郁]
郁郁和郁姓不可作“鬱”。
【琺案:有「鬱鬱」,亦兼有繁茂、美好、濃烈諸義,似獨《論語》「郁郁乎文哉」,慣不作「鬱鬱」。又,亦有鬱姓,古仙人有鬰林 。见宋玉〈高唐赋〉。】

臓、髒[脏]
臟、髒两字不同,需区别。
〖琺案:臟爲內臟器官,髒爲骯髒污穢。〗

摺[折]
摺用于奏摺、存摺。折断、折扣不可作“摺”。
〖琺案:摺疊用摺,折斷用折。〗

徵[征]
徵一读作止(zhǐ),宫商角徵羽五音之一,不可简化。
〖琺案:與戰爭相關之征,不可作徵。〗

隻、祇[只]
隻、祇两字不同,需区别。注意:祇与祗又非一字。
【琺案:《漢語大詞典》「祇」、「祗」皆標爲zhī音,而列義項有「但;只」一種。一舉杜工部〈遣闷奉呈严公二十韵〉一首:「胡爲來幕下,祇合在舟中。」一列韓昌黎〈感春〉诗之四:「音容不接祗隔夜,凶訃詎可相尋來。」據此,一則祇、只似不是繁簡關係?字表等俟查;再則,祇、祗亦常通用。即使祇讀qí音,原謂地神,「神祇」連舉,泛指神靈;「祗」字亦與之混用,《漢語大詞典》其字下最後一個義項:「5.用同“祇1”。唐韩愈《与孟尚书书》:“天地神祗,昭布森列。”」又,古有「只」字,《詩經》:「母也天只,不諒人只。」只是原不作量詞,量詞本是「隻」字;而作副詞表僅僅義時,與「祇」相通。《漢語大詞典》「只」字二讀:zhī爲量詞,爲「隻」的簡化字;zhǐ爲副詞、代詞、歎詞各種,末曰爲「祗」的簡化字。原圖片不清,但疑似並未錄錯。】

鐘、鍾[钟]
钟、锺两字不同。需区别。如人名钱锺书就不宜简化。
【琺案:宜標作「鐘、鍾[钟、锺]。印象中,「锺」字乃近二十字補爲简化字(語委文件與字表版本俟考),疑與錢鍾書先生有關。錢氏著作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書上俱印作「钱钟书」。據我考察,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2年單行的《幹校六記》和《將飲茶》中還是「钟书」;其中,《幹校六記》校定本前勒口用「钟」,錢鍾書序以及正文數處他稱錢名時已皆用「锺」字。到了中國青年出版社2000年版《從丙午到「流亡」》一書中,「鍾」字字模未造多,是兩個部分臨時拚在一起的……这種種記錄了從「钟」到「锺」回歸過程的軌跡。。又,錢先生以「鍾書」名,傳是抓週專情於書而來,故錢基博老先生以此爲名。今有「锺」字,不知原先简化的「钟情」,是否宜作「锺情」?還要去看文件和简化字表……又又,钟、锺二字不同,鐘、鍾二字卻可通,在作爲樂器和佛寺報時之器時。又又又,作爲姓氏,钟宜作皆作「鍾」,不作「鐘」,此亦常簡轉繁時出錯。曾記鍾鳴老師《涂鴉筆記》中就有此微瑕。而今復有「锺」字,不知是否钟姓宜俱作「锺」?複姓「鍾離」亦不可作「鐘離」,查《漢語大詞典》,其引證古籍用繁體原貌,述論則用簡體,已作「锺离」。】

種[种]
种原读崇(chóng),姓,如《水浒传》里说的延安府老种经略使种师道,不可作“種”。
〖琺案:還有「穜」字,除「穜稑」處讀tónglù外,用同「種」。〗

黨[党]
党项是民族专名,亦为姓,不可作“黨”。
【琺案:亦有黨姓,讀zhǎnɡ音。陆德明《經典释文》指出,《左傳•定公七年》所載:「王入于王城,舘于公族黨氏。」之「黨」,音掌。《明史》猶有黨還醇傳。又,今則有「黨」姓又各不同。曾記媒體報道,1976年唐山大震後,有不少孤兒感念黨國恩情,棄舊族,自改爲「党」姓。若書繁體,須是黨,讀作dǎng。又又,以我陋見,那些人若用兩字或三字或五字的複姓更好,以免有連累那個黨有一黨制之名,也避免了認親不清之嫌。】

發、髮[发]
發、髮两字不同,头发不可作“發”。
〖琺案:曾記二十年前,髮廊尚爲引領港臺時髦風氣場所,店招常有用繁體者,赫然標作「發廊」。若港臺謝頂人士見之,不知會不會不禁要按捺一下往裡面走的衝動。又,曾記十多年前草原植被破壞,有聚眾挖髮菜之故。而此物之所以有此劫,緣是廣東髮菜價格陡長,除功用外,音字作「发」,迷信爲引財之物,是主要原因。則髮、發古雖不通,今音也入派二聲,有去、平之別;在當代則竟多通用如此。〗

豐[丰]
古代豐与丰音义不同,丰采、丰姿不可作“豐”。
〖琺案:但既有「丰彩」,同丰采;又有「豐彩」一詞,晋代傅玄的〈李赋〉有句:「潛實内結,豐彩外盈。」指豐潤有光彩。〗

幾[几]
茶几不可作“幾”。
〖琺案:饑、飢卻大致可通。而機、机卻有不同。〗

盡、儘[尽]
盡、儘有时可通用,但有区别。尽善尽美、鞠躬尽瘁不可作“儘”。
〖琺案:儘字有簡作「侭」者。〗

曆、歷[历]
曆、歷两字不同,需区别。
〖琺案:作日曆等義時,又可相通。〗

寧[宁]
宁原读注(zhù),积宁、廷宁不可作“寧”。
〖琺案:寧又有異體作「甯」。作姓氏時,多用甯。又,宁同貯,故贮字繁體,右邊不必繁化。而佇和儜字更不同,前讀zhù,即簡體伫字;後讀nínɡ,表怯弱困頓,近世亦有充作「您」字之異體者。〗

雲[云]
云多用于言说,不可作“雲”。

較少用的字

錶[表]
表字并非简化字,“錶”字只用在钟表、手表的场合,发表、表格不可作“錶”。
〖琺案:三哥戴錶,是簡體字的新發明。〗

蔔[卜]
蔔字只用作萝蔔的“蔔”。“卜”字是规范的汉字,不可把占卜、姓氏的卜写成“蔔”。
〖琺案:昨日查到臺灣《聯合文學》採訪卡爾維諾之女的文章,慮及可能在敏感時期打不開网頁,用google翻譯顯示簡體网頁的辦法,拷下來之後又欲復其舊觀,略讀之,發現:哈洛•卜倫(Harold Bloom,大陸譯哈羅德•布羅姆)的「卜」字轉成了「蔔」字。就譯音來說,蔔亦可,但譯音從簡,又人名須有像人名的習慣,是以「蔔」字還殊少見,不可將卜字置換,如卜彌格(Michał Boym)、吉卜林(Joseph Rudyard Kipling)、别西卜(Beelzebub)等等。又聯想到前有鬆[松]一例,有一物原名cortisone,譯成「可的松」,也不見有作「可的鬆」,儘管從其藥用,譯作「可的鬆」似乎是音義兼舉。〗

齣[出]
齣字只用在戏曲的场次,出入的出不可作“齣”。

鼕[冬]
鼕只用作鼓声,冬季的冬不可作“鼕”。
〖琺案:象聲之鼕,其實可與咚字相歸併。〗

閤[合]
閤字很少用,且读作阁(gé),一般合字不可作“閤”。
【琺案:閤有兩讀,表總共、表關閉,如閤縣、閤眼,與合相通。】

傢[家]
傢只用于“傢伙”“傢俱”,实非家字繁体。家庭、国家不可作“傢”。
〖琺案:還有一個「傢什」,其用廣於「傢俱」,有類傢伙,但基本不指人與動物,方言亦作「傢生」。又,「傢伙」可作「傢火」,「傢俱」可作傢具,其簡寫策略恰與更通用的「家伙」、「家俱」相反;而最簡方案,把雙人都去掉的情形亦都成立:但「家具」雖最常用;「家火」有則有,卻少人知。〗

據[据]
拮据的“据”不是简体,不可作“據”。
〖琺案:拮据之据讀陽平聲,jū。據則是去聲,jù。〗

誇[夸]
夸父逐日不可作“誇”。
〖琺案:讚[贊]略有所同。〗

瞭[了]
瞭只用于瞭望。了结、完了不可作“瞭”。
〖琺案:由明亮引申的明白義亦通用:了然,瞭然;了若指掌,瞭若指掌。〗

韆[千]
只有鞦韆简化为秋千,极少用。其他地方千字不可作“韆”。
〖琺案:衚[胡]衕[同]與鞦[秋]韆[千]同。〗

鞦[秋]
鞦只用于鞦韆,已見韆字。春秋不可作“鞦”。

塗[涂]
水名不可作“塗”。

嚮[向]
向即嚮的古字,一般不必用“嚮”。
〖琺案:漢字分化失敗之一例。不同於趾[止]以及前及雲[云],原因應該是「向」在有了引申的方向、面向之義後,其本義,作爲象形的北窗或窗戶,幾乎不用的緣故。〗

廣[广]
广原读严(yán),小屋,很少用,需区别。
〖琺案:《廣韻》魚檢切,上聲字,乃讀若眼yǎn,依崖所建小屋。又有讀ān一音,指草屋,桂馥《說文解字義證》:「广即庵字,隸嫌其空,故加奄。」孰料後世嫌大屋之「廣」字太繁,棄其聲音而竊用之呢?〗

無[无]
无与無古籍中通用,《易经》中都用“无”,不一定都作“無”,需选择。

————————————
〖琺案〗補程先生已知的前文數段,原在字表之前。其中提及「積重難返」四字,頗能道出抑鬱與無奈,心有戚戚焉:

(以上暫闕)
……新通假字(也不止是同音字)。用了几十年之后,才觉得拉丁化行不通,现在已经积重难返,再要恢复繁体字也很难了。
目前比较现实可行的办法还是补课,特别是编校工作者必须多认识一些常用的繁体字,记住哪几个字在转换时要注意辨别,在不同场合有不同用法,好在简繁转换时易于出错的字还不多,最常用的恐怕不到一百个。只要诚心学习,不难记住。鲍国强先生曾有《繁体电子书稿易错字举例》一文,载于《古籍整理出版情况简报》2005年1-4期,包括了繁体字和异体字,极为详尽,可以参看。为了突出重点,减轻负担,我这里只从简化字表里选了八十来个常易错用的繁体字附表于后,加了一点极简略的注釋,供大家参考,希望在实践中再作增减。

++++++++++++++++++++++
今蒙友人黃北圩兄告知,又有一件把「后」寫成「後」的書法作法,與前圖幾乎是一樣的POSE亮相,亦皆名人:http://weibo.com/1848847657/A6WKSvSfE。013-008-03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